神社拜什么?巫女的工作是?认识日本传统信仰“神道”

“神道”是日本自远古以来就存在的传统信仰。不过这个土生土长的民族宗教,其内涵较难以被外国人理解。这次为你粗浅地介绍关于神道的基本知识,相信你看完后,一定能对这个属于日本的信仰文化有更多认识。

日本全国

日本文化

神道属于“泛灵信仰”

神道是一种基于对大自然的敬畏之心而产生的信仰。远古时代的人们相信万物以及自然现象里都存在着神明,这就是所谓的“泛灵信仰”,这种原始而素朴的信仰在绳文时代就已存在。随着时代演变,一些含怨而死的人,或者有过伟大事迹的人,也都成为祭祀与崇拜的对象,逐渐发展成今日的体系,并被称为“神道”。日本有“八百万神明”一词,这里的“八百万”并非实际的数字,而只是表现多不胜数之意。

神明无善恶之分

大自然会供应粮食作物,使人们温饱,但另一方面也会带来天灾及猛兽,威胁人的生存。对古人而言自然具有两面性,既是感谢的对象,也是畏惧的对象,并无绝对的善与恶,神道也反映了这种思想。在日本神话中,生育众神与国土的女神“伊邪那美”同时也是夺走世人生命的黄泉之神;在天界作乱而被放逐的“素盏鸣尊”来到地上后却成为斩杀怪兽、守护百姓的英雄。即使是化为怨灵,带来灾祸的死者,只要通过祭祀安抚,也同样会庇佑世人。

没有教祖与经典

从以上就可以得知,神道是一种自然形成的信仰。因此它不像佛教、基督教、伊斯兰教等主流宗教一样,有创教的教祖以及阐释教义思想的经典,更没有具体的教条。不过在公元七世纪的飞鸟时代,日本朝廷将各地流传的神话故事编篡成《古事记》及《日本书纪》等书,成为官方版的日本神话,再加上历代朝廷与一些古老神社所留下的仪式的相关文献,这些资料都是神道建立其宗教体系的依据。

稻作文化

稻作传入日本后,深深地影响了日本文明,也与神道产生密切的关联。稻米不仅是粮食,更是古时整个社会经济的基础;而稻作的丰欠同样受自然影响,因此神社一年的祭典活动几乎都与农耕有关,祭典也是农业社会里最重要的集团活动;就连日本天皇也都代代继承着亲自下田插秧,种植宫中祭祀所需稻米的传统。此外,诸如伊势神宫的正殿采用仓库外观、信徒奉纳的钱称为“初穗料”、或者神话将各种破坏农事的行为列为“天津罪”,这些细节都显示了神道信仰与稻作文化的紧密结合。

“秽”与“祓”

前面虽然提到,神道并没有严谨的教义与信条,但是却有一项最大的禁忌,就是“秽”。神道认为“秽”是一种异常的状态,并且在日文中与“気枯”同音(けがれ/KEGARE),代表生命力的枯竭,会招致各种灾厄,是十分不祥之事。而杀生、见血或死亡则是最大的污秽,因此大部分的神社都不以牲畜为祭品*,神道在传统上也不处理丧葬事务*;另外,人若犯了罪,特别是破坏社会集体秩序的行为,也被视为一种秽。

*部分奉祀狩猎之神的神社,如诹访大社为例外。
*江户后期开始有神道式葬礼,但至今远不及佛教葬礼普遍

而净化污秽、消除灾厄,就称为“祓”。在神社内偶尔可看见参拜者进入拜殿内,由神职吟诵祝词,并手持称为“大麻*”的祭器在参拜者的头上挥舞,这种仪式就是“祓”;现在的日本人在购入新车时,也会到神社进行“车祓”以保行车平安;另外在日本人的店铺或家中,常会在玄关及角落看到摆放象征清净的盐堆,以求将污秽驱除在外,这些习俗都是来自秽与祓的概念。

*木棒系上纸垂及苎麻丝的祭器。

神佛习合

虽然神道与佛教一为本土,一为外来,是不同起源的两种宗教,但是却曾有超过一千年互相融合的历史。佛教输入日本后,为了让日本人接受,发展出了各种包容二者的理论。于是日本神明成为了佛教的护法,后来更进一步被诠释为诸佛与菩萨为了教化日本人而以神道的众神身份出现;所谓“权现”这种神号,就是“暂时以神明的姿态化现”之意,这些理论就统称为“神佛习合”。

在神佛习合下,寺院内有镇守社,神社内有神宫寺,神与佛也只是同一本体的不同身份。这样的信仰文化持续了一千多年,直到明治维新时,新政府推动“国家神道”,借由神话来树立万世一系的天皇权威。而神佛习合也在这种神道国教化的背景下被勒令禁止,称为“神佛分离令”。于是神道与佛教在政治的介入下,再次区分为两种不同的信仰形态。

神社内没有偶像

神道有各式各样的神明,但是在神社里却是看不见神像的。古神道相信神明原本就是不可见而存于万物中,因此会将岩石、巨木、山岳或瀑布等自然物视为神明凭依之物,称为“御神体”或“御灵代”。有了神社以后,人们则以镜子、御币*等物作为御神体,供奉在正殿之中。

虽然在平安到镰仓时代,神道受到佛教影响,也曾经有过制作神像的时期,当时神像的造形不如佛像写实,较为朴拙,发型和穿着常呈现平安时代的风格;不过在神佛分离后,这样的习俗已经不存在。

*一种以木棒夹着两条锯齿状纸垂的祭器。

神社的总公司——神社本厅

统领全国大小神社的神道中央机关是称为“神社本厅”的法人组织。在国家神道时期,日本政府内曾经设有管理神社与神道事务的部门;二战之后国家神道废止,宪法明订政教分离,于是神道界重新组织了神社本厅这个宗教法人团体,奉伊势神宫为本宗,下辖全国近八万座神社。神社本厅有权介入旗下神社的营运、人事,旗下神社则在财务上可以获得支援,但也有不少有实力的神社选择独立运作,并未加盟神社本厅。

神社的等级——社格

日本在古代就曾经在朝廷律令内为神社制订阶级,近代国家神道推行时,日本政府仿照古代,制订一套新的等级划分体系,后来称为“近代社格制度”。在近代社格里,神社分为由国家供养的“官社”和地方政府供养的“诸社”两大类,而不列社格的神社则称为“无格社”。

官社又分为由国家的“神祇官”负责祭祀,并接受皇室供奉币帛的“官币社”,以及由地方官祭祀,由国库进贡币帛的“国币社”。两者又各有大、中、小三等级。而诸社则分为府社、县社、乡社、村社,从各级地方政府接受币帛。此外,祭祀天皇祖神的伊势神宫因为地位在所有神社之上,因此没有社格。

二战结束后,近代社格制度废除,在神社本厅的管理下,一些在人事上对神职等级资格有特别要求的神社,被统称为“别表神社”。“别表”为“另外表列”之意,这些别表神社就包括昔日的官社以及多座地方有实力的神社。而未加盟神社本厅的神社,则称为“单立神社”。虽然近代社格制度已成过去,不过在习惯上,用旧社格来强调神社的地位还是很常见的事。

神职与巫女

在神社中负责各种祭仪工作,以及处理神社运作相关事务的人员,统称为“神职”。一所神社内职位最高者称为“宫司”,相当于寺院的“住持”。在宫司之下由高到低还有权宫司、祢宜、权祢宜等职位。而神职的等级从高到低又分为净阶、明阶、正阶、权正阶、直阶五级,等级的高低也与职位有关。

要成为神职,最正式的途径便是就读神社本厅指定的神职养成机关并且顺利毕业,也就是东京的国学院大学以及伊势的皇学馆大学两所院校所设立的神道学科。而未加盟神社本厅的神社则可能有各自的培养系统,或者是资格认定方式。在二战前只有男性可以担任神职,战后因为两性平权观念普及,如今女性担任神职,乃至于宫司职位,也不是太稀奇的事了。

至于身着白衣红袴,被众多宅男所憧憬的巫女,则不需要任何神职资格。“巫女”听起来似乎十分神秘,仿佛咒术、占卜或降乩样样精通充满超自然力量,虽然在古代,巫女确实担当着神人之间的媒介,但在明治时代推行国家神道的同时,又因不符合文明开化的价值而禁止了巫女所从事的传统民俗行为。因此近代以后的巫女只从事辅助祭祀进行、处理神社庶务,在祭典时表演奉纳舞乐而已。大多数的巫女都是临时打工,尤其在年末年初,大批参拜者涌入神社的高峰期间,许多神社都会雇用大量的打工巫女。

本文提供信息均以公开时为准。

相关分类

搜寻餐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