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京上野寬永寺:篤姬長眠之地

位於東京上野地區的寬永寺,與鄰近東京鐵塔的增上寺同為德川家代代埋骨的菩提寺。其中寬永寺更被賦予了鎮守大江戶的重任。而出身於薩摩的將軍夫人篤姬,也以德川一族的身分長眠於此。

東京

玩樂

※本文為外部作者所撰

寬永寺與德川家

從JR山手線的鶯谷站步行約10分鐘,即可到達寬永寺。走進寺域之內,四處可見德川家的三葉葵家紋,因此很明顯能得知寬永寺與德川幕府有極深的淵源。幕末歷史迷們更會記得寬永寺就是末代將軍德川慶喜蟄居之處,以及支持幕府的彰義隊與新政府軍的最後戰場。

寬永寺是在第三代將軍家光時,由德川幕府的「黑衣宰相」-天台宗高僧天海大僧正所建造,和增上寺並列為德川一族的兩大菩提寺。寬永寺在建造之時,便被賦予了鎮守江戶城在風水上的「鬼門」方位之任務,其地位就如同比叡山延曆寺之於京都。因此寬永寺的山號被命名為「東叡山」,也就是東方的比叡山之意。

昔日的寬永寺是江戶的信仰中心之一,寺域範圍包括了現在的上野公園全部。可惜幾乎所有的伽藍建築都在幕末時燬於上野戰爭,如今的寬永寺,就連最重要的「根本中堂」都是從同時代的寺院遷建過來的。

根本中堂有著厚重的入母屋造屋頂,正面看起來雖簡樸但充滿了威嚴,到側面一看,山牆中的懸魚和屋脊上的鬼瓦又帶著華美感,樹木的原色在日光之下更映出黃金般的光芒。

根本中堂從埼玉縣川越的喜多院遷移過來。喜多院曾經由天海大僧正擔任過住持,也曾在幕府的支持下盛極一時,跟德川家也深具淵源。

堂前高過人頭的青銅燈籠上頂著龍形雕塑囂張的向八個方位張開。即使今日的寬永寺不復昔日榮景,被侷限在這上野櫻木的小小一隅,卻依然可以感受到這座德川之寺昔日的威勢。

訴說上野戰爭

既然是上野戰爭之地,這裡當然也會有相關的紀念碑了。而到底一直在說的「上野戰爭」是甚麼呢?

在末代將軍德川慶喜向討伐幕府的新政府軍投降之後,仍然有許多支持幕府的勢力不願降服。而上野就是當年以薩摩、長州為主的新政府軍進入江戶後,與支持幕府的彰義隊激戰的戰場。彰義隊集結在寬永寺,挾持住持,並擁立明治天皇的叔父北白川宫能久親王與新政府對抗,但最終依然在新政府軍的猛烈砲火下全滅,寬永寺伽藍也遭受了毀滅性的打擊,如今除了根本中堂一帶之外,就只剩少數倖免於戰火的建物零星分布在上野公園內。

而一度被擁立為「東武天皇」的能久親王獲朝廷特赦,日後並與台灣發生了一段複雜的愛恨情仇......不過這邊就講遠了,請有興趣的讀者自行google。

雖然發生了慘烈的戰鬥,但其實除了上野以外,江戶絕大部分的區域都沒有被戰火波及。在進軍江戶前夕,幕府由陸軍總裁勝海舟出面與率領新政府軍的西鄉隆盛達成協議,承諾江戶城不抵抗開城,避免了一場血洗,被稱為「無血開城」。而這段歷史的另一位要角,現在也長眠在此地。

長眠與此的德川家族

寬永寺後方墓園有一座紅色的大門,深鎖門後的「常憲院靈廟」便是德川家的陵墓。葬在這裡的包括了幕府第五代將軍綱吉,十三代將軍家定,以及家定夫人,即2008年NHK大河劇主角-篤姬

第五代將軍德川綱吉以頒布「生類憐憫令」而聞名。據說是因為綱吉母親桂昌院的迷信,為了保護生靈避免殺生替將軍積陰德而立法,先是禁止虐殺犬隻,但最後卻擴大到各種蟲魚鳥獸,乃至連打死蚊子都要判刑,更有人因打鳥而切腹。此外,綱吉任內還因為裁決下屬衝突不公,不但令赤穗藩主淺野長矩含冤切腹,更廢除整個赤穗藩,導致了赤穗47浪人復仇的「元祿赤穗事件」,是位頗具惡名的將軍。

德川家定體弱多病,難以執行政務,根據當時的記載有人判斷他患有腦性麻痺。興趣是自己動手做點心。

篤姬出身於幕末的薩摩藩,由藩主島津齊彬收為養女後嫁至江戶,成為家定將軍夫人,家定逝世之後,落髮改號天璋院,繼續輔佐年少的十四代將軍家茂。當故鄉薩摩成為倒幕運動的中堅,天璋院卻決心以德川家的一份子埋骨,她終生未再回到薩摩,也未領取薩摩藩的俸祿。內戰的戰火燃起後,由薩摩領導的新政府軍兵臨城下時,她與家茂的遺孀-出身皇室的和宮親子內親王一起向薩摩與朝廷遊說,促成了無血開城,並且保住了德川一族的存續。

如同前述,整座上野公園在過去都是寬永寺的寺域。在公園裡散步,或者去上野動物園看熊貓時,不妨隨時留意一下周遭這些寬永寺所留下的遺產,想像一下這座鎮守大江戶名寺的往日榮景。

本文資訊均以公開時為準。


搜尋餐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