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京自由行】上野宽永寺:笃姬长眠之地

位于东京上野地区的宽永寺,与邻近东京铁塔的增上寺同为德川家代代埋骨的菩提寺。其中宽永寺更被赋予了镇守大江户的重任。而出身于萨摩的将军夫人笃姬,也以德川一族的身份长眠于此。

东京都

体验

※本文为外部写手所撰

宽永寺与德川家

从JR山手线的莺谷站步行约10分钟,即可到达宽永寺。走进寺域之内,四处可见德川家的三叶葵家纹,因此很明显能得知宽永寺与德川幕府有极深的渊源。幕末历史迷们更会记得宽永寺就是末代将军德川庆喜蛰居之处,以及支持幕府的彰义队与新政府军的最后战场。

宽永寺是在第三代将军家光时,由德川幕府的“黑衣宰相”——天台宗高僧天海大僧正所建造,和增上寺并列为德川一族的两大菩提寺。宽永寺在建造之时,便被赋予了镇守江户城在风水上的“鬼门”方位之任务,其地位就如同比叡山延历寺之于京都。因此宽永寺的山号被命名为“东叡山”,也就是东方的比叡山之意。

昔日的宽永寺是江户的信仰中心之一,寺域范围包括了现在的上野公园全部。可惜几乎所有的伽蓝建筑都在幕末时毁于上野战争,如今的宽永寺,就连最重要的“根本中堂”都是从同时代的寺院迁建过来的。

根本中堂有着厚重的入母屋造屋顶,正面看起来虽简朴但充满了威严,到侧面一看,山墙中的悬鱼和屋脊上的鬼瓦又带着华美感,树木的原色在日光之下更映出黄金般的光芒。

根本中堂从埼玉县川越的喜多院迁移过来。喜多院曾经由天海大僧正担任过住持,也曾在幕府的支持下盛极一时,跟德川家也深具渊源。

堂前高过人头的青铜灯笼上顶着龙形雕塑嚣张的向八个方位张开。即使今日的宽永寺不复昔日荣景,被局限在这上野樱木的小小一隅,却依然可以感受到这座德川之寺昔日的威势。

诉说上野战争

既然是上野战争之地,这里当然也会有相关的纪念碑了。而到底一直在说的“上野战争”是什么呢?

在末代将军德川庆喜向讨伐幕府的新政府军投降之后,仍然有许多支持幕府的势力不愿降服。而上野就是当年以萨摩、长州为主的新政府军进入江户后,与支持幕府的彰义队激战的战场。彰义队集结在宽永寺,挟持住持,并拥立明治天皇的叔父北白川宫能久亲王与新政府对抗,但最终依然在新政府军的猛烈炮火下全灭,宽永寺伽蓝也遭受了毁灭性的打击,如今除了根本中堂一带之外,就只剩少数幸免于战火的建筑物零星分布在上野公园内。

而一度被拥立为“东武天皇”的能久亲王获朝廷特赦,日后并与台湾发生了一段复杂的爱恨情仇......不过这边就讲远了,请有兴趣的读者自行上网搜索。

虽然发生了惨烈的战斗,但其实除了上野以外,江户绝大部分的区域都没有被战火波及。在进军江户前夕,幕府由陆军总裁胜海舟出面与率领新政府军的西乡隆盛达成协议,承诺江户城不抵抗开城,避免了一场血洗,被称为“无血开城”。而这段历史的另一位要角,现在也长眠在此地。

长眠与此的德川家族

宽永寺后方墓园有一个红色的大门,深锁门后的“常宪院灵庙”便是德川家的陵墓。葬在这里的包括了幕府第五代将军纲吉,十三代将军家定,以及家定夫人,即2008年NHK大河剧主角——笃姬

第五代将军德川纲吉以颁布“生类怜悯令”而闻名。据说是因为纲吉母亲桂昌院的迷信,为了保护生灵避免杀生替将军积阴德而立法,先是禁止虐杀犬只,但最后却扩大到各种虫鱼鸟兽,乃至连打死蚊子都要判刑,更有人因打鸟而切腹。此外,纲吉任内还因为裁决下属冲突不公,不但令赤穗藩主浅野长矩含冤切腹,更废除整个赤穗藩,导致了赤穗47浪人复仇的“元禄赤穗事件”,是一位颇具恶名的将军。

德川家定体弱多病,难以执行政务,根据当时的记载有人判断他患有脑性麻痺。兴趣是自己动手做点心。

笃姬出身于幕末的萨摩藩,由藩主岛津齐彬收为养女后嫁至江户,成为家定将军夫人,家定逝世之后,落发改号天璋院,继续辅佐年少的十四代将军家茂。当故乡萨摩成为倒幕运动的中坚,天璋院却决心以德川家的一份子埋骨,她终生未再回到萨摩,也未领取萨摩藩的俸禄。内战的战火燃起后,由萨摩领导的新政府军兵临城下时,她与家茂的遗孀——出身皇室的和宫亲子内亲王一起向萨摩与朝廷游说,促成了无血开城,并且保住了德川一族的存续。

如同前述,整座上野公园在过去都是宽永寺的寺域。在公园里散步,或者去上野动物园看熊猫时,不妨随时留意一下周遭这些宽永寺所留下的遗产,想像一下这座镇守大江户名寺的往日荣景。

本文提供信息均以公开时为准。

Weibo

体验日本

住宿

购物

搜寻餐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