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後武士的不歸之路 ── 全日本新選組聖地巡禮

談到幕末歷史的各路豪傑,總少不了「新選組」。被封為「幕末最強劍客集團」的新選組,為了捍衛搖搖欲墜的幕府投身於刀光劍影之中,以強大的戰鬥力令倒幕勢力為之戰慄。讓我們隨著新選組的腳步,追憶這群末代武士的所經歷的激動年代。

日本

日本文化

從賊軍惡黨到悲劇英雄

江戶末年黑船來航,與美國簽下不平等條約的幕府權威動搖,開啟了幕末時代。各地志士聚集京都,或進行政治遊說,甚至採取恐怖活動,企求達到尊王攘夷,推翻幕府的目的。新選組就是為了取締、鎮壓這些倒幕勢力而產生的組織。

新選組成員多為浪人及農民,在當時京都百姓眼裡與地痞流氓無異;再加上身為幕府打擊異己的鷹犬,明治維新後很長一段時間,新選組都扮演著反派的角色。而扭轉新選組形象的功臣,莫過於「國民作家」司馬遼太郎

司馬遼太郎在60年代寫下《燃燒吧!劍》、《新選組血風錄》等作品,成功把土方歲三近藤勇沖田總司等新選組人物塑造成有血有肉,個性鮮烈的悲劇英雄,也讓新選組成為堅守士道,在時代巨浪下表現得比武士更像武士的集團。新選組自此開始偶像化,60年來相關小說、影視及動漫畫多不勝數,但人物形象幾乎都不脫司馬奠定的雛形。

關於新選組的故事,總而言之,我們得先從三個人物說起。

在民風剽悍、尚武之風盛行的武州多摩郡(現東京都多摩地域)曾有三個男人。其中的土方歲三,日後擔任新選組副長,一手建立新選組的組織架構以及隊規,更成為幕府滅亡時最後一個為其奮戰的新選組隊員。

他的摯友新選組局長近藤勇,是劍術流派「天然理心流」宗家,劍技高超且身先士卒,人格魅力讓三教九流的隊員乃至高高在上的幕府要員都為之折服,也令倒幕派恨之入骨。

還有一位是年紀雖輕卻天賦異稟,十來歲就成為天然理心流「塾頭」,日後被任命為新選組一番隊隊長及劍術師範的天才劍客-沖田總司

東京 日野市

現在的東京日野市是土方歲三的出生地,也是曾設有天然理心流道場,近藤與沖田頻繁出沒之處。

日野宿本陣

「本陣」除了指主將的陣地,在江戶時代也指大名、敕使等高階人士留宿之處,通常借用地方有力人士的宅邸。日野宿本陣的主人佐藤彥五郎便是當地的名主(村長),也是土方歲三的姊夫。彥五郎讓近藤勇在本陣開設道場,亦是新選組贊助者。鄰近處也有彥五郎子孫成立的「佐藤彥五郎新選組資料館」。

日野八坂神社

甲州街道旁的日野八坂神社,天然理心流在這裡舉行過「奉納試合」,也曾向神社獻上「奉納額」。包括近藤勇、沖田總司等23名門人的名字都在奉納額上(土方為隔年入門)。奉納額會在每年五月新選組祭及九月的例大祭公開展示。

高幡不動尊(金剛寺)

高幡不動尊名列「關東三大不動」之一,是東京著名的寺院,也是土方歲三安置靈位的菩提寺。在寺內立有土方的銅像,以及紀念土方、近藤兩人的「殉節兩雄之碑」,由他們的前上司,原會津藩主松平容保提字。

石田寺

石田寺是高幡不動尊末寺,土方歲三之墓就在石田寺內。這名在世時不只讓敵人膽寒,連隊員都怕的「鬼副長」,死後墳上卻是獻花者源源不絕。

除了上述地點以外,日野市內還有土方歲三資料館、市立新選組故鄉歷史館、紀念同樣出身日野的新選組六番隊隊長井上源三郎資料館、井上之墓所在的寶泉寺......等等,堪稱新選組的聖地。

 

京都

1863年,志士清河八郎號召江戶浪人組成「浪士組」,護衛將軍德川家茂上京,土方、近藤與沖田,以及多位同鄉、同門響應號召,來到京都。然而這都是清河八郎的幌子,他真正的目的是建立自己的軍隊,進行倒幕活動。

清河攤牌後,近藤一派拒絕受其利用,與來自水戶的芹澤鴨一派在會津藩支持下成立了「新選組」,以京都西郊的壬生村為根據地,展開掃蕩激進份子,維護京都治安的工作。但與近藤共同擔任局長的芹澤鴨卻是個極惡非道之徒,燒殺擄掠樣樣來,於是近藤一派清理門戶,暗殺了芹澤鴨與底下親信,並奪下完全的領導權。

為了整肅風紀,副長土方歲三立下「局中法度」。這部極端嚴苛,動輒切腹的鐵血軍規逼死的隊員數恐怕不遜於敵人的刀劍,但也讓新選組從雜牌軍蛻變為幕府的最強戰力。1864年的池田屋事件,新選組破獲激進志士企圖火燒京都,挾持天皇的計畫。隨後的蛤御門之變亦與佐幕各藩的正規軍一同與進軍御所的長州藩作戰。新選組因而名震京都。

金戒光明寺

幕末時,會津藩主松平容保受任京都守護職,以金戒光明寺為本陣。近藤、土方等新選組領導者需與會津藩人士會談,經常出入於金戒光明寺。

八木邸

新選組成立後,借用八木邸與前川邸等壬生村鄉士的宅邸作為屯所。其中八木邸亦是芹澤鴨被暗殺之處,屋內的柱子、門框還有據說是沖田總司追砍芹澤鴨時留下的刀痕。

壬生寺

壬生區域中心的壬生寺,新選組也經常利用這裡集合,進行訓練。寺內立有近藤勇的半身像,芹澤鴨之墓、以及多位隊員的墓地也在這裡。

前川邸

池田屋事件發生前,新選組逮捕了一名可疑的商人古高俊太郎,並搜出武器與書信。土方歲三親手刑求古高逼供。古高被繩索倒吊起來,腳掌被卯釘刺穿,還在上面插了燃燒的蠟燭,在悽慘的酷刑下招供了攘夷派的計畫。這場刑求就發生在前川邸內。

池田屋

新選組得知攘夷派將於六月五日在京都某旅館商討行動對策,於是近藤與土方兵分兩路,在市內展開大搜索,最後由近藤一行先找到了三条通上的池田屋,衝上二樓展開戰鬥,隨後趕到的土方人馬也加入圍剿。期間沖田總司因肺結核發作,吐血而脫離戰鬥。

此事件中四十多人被殺或被捕,重挫了攘夷派。池田屋原址現有立碑紀念,建物則早已不存。位於池田屋舊地上的店家多年來一換再換,如今是一家以池田屋為名的幕末主題餐廳。

蛤御門

尊王攘夷的大本營長州藩先前已在八月十八日政變被逐出京都政界,如今又在池田屋損失大批同志,忍無可忍之下打著申冤的名義派兵大舉上京,與幕府軍在京都御所蛤御門前開戰。新選組也投入了戰場。

西本願寺

新選組一戰成名後,吸引許多熱血青年入隊,人數增至兩百多人,屯所也因此移至西本願寺北側的太鼓樓與集會所。太鼓樓如今仍在原地,而集會所則已移築至姬路的龜山本德寺。

御香宮神社

然而局勢卻向著新選組想不到的方向發展。討伐長州失利,再加上原本站在幕府方的薩摩和長州結盟,幕府的崩潰近在眼前,終於使將軍德川慶喜宣布大政奉還,結束了264年的幕府政權。

原本慶喜圖謀以退為進,繼續在新政府裡發揮影響力。然而薩長主導的新政府卻要求慶喜辭去朝廷官職,交出領地,等於把德川家排除於新政府外。慶喜無法接受如此苛刻的要求,於是以討伐薩長的名義發兵,掀起「戊辰戰爭」。

新選組派至伏見奉行所,與會津藩共同對抗薩長聯軍。然而此時,新選組的刀劍已經無法和薩長的新型槍砲匹敵。戊辰戰爭序幕的「鳥羽伏見之戰」以德川的敗退告終。

當初新選組駐紮的伏見奉行所位於伏見西奉行町住宅區的街角,建物當年就在砲火下燒為灰燼,只剩立碑紀念。而新選組冒著彈幕決死衝刺的薩長軍本陣,就在不遠處的御香宮神社。

關東・東北

新選組隨慶喜乘船逃回江戶後,奔赴各地抵抗新政府軍,都以失敗告終。近藤勇知道德川氣數已盡,不願背負違逆天皇的「朝敵」罪名,向新政府軍降服。但新政府軍不願輕放這個殺害無數同志之人,近藤因此慘遭斬首示眾。沖田總司則因宿疾肺結核而去世。土方歲三帶領著殘存的隊員,繼續往北轉戰。

東京 專稱寺

沖田總司雖在池田屋事件時病發,但還是活躍了一陣子,蛤御門之變仍有參戰。不過隨著病情惡化,鳥羽伏見之戰時已臥病不起,雖然由幕府御醫松本良順給予治療,最後仍於1868年,近藤勇被殺兩個月後死在江戶的病榻上,死時沖田並不知近藤遇害的消息。他的墓所位於東京港區的專稱寺內。

栃木 宇都宮城

土方歲三與舊幕府殘餘勢力合流,一路北上。來到宇都宮時,這個出身農民的劍客居然發揮了軍事天才,帶兵攻下了宇都宮城。然而在新政府軍反攻之下,宇都宮城再次陷落,土方也負傷送至會津療養。

福島 阿彌陀寺

土方離開戰線時,將指揮權交給了三番隊長齋藤一。齋藤帶著殘存的隊員轉戰今福島縣內的白河口、母成峠等地,並在會津攻城戰時於若松城外進行游擊戰。隨會津藩投降後,他與藩士們一起被送到冰天雪地的青森下北半島,度過艱苦的日子。齋藤後來改名藤田五郎,在明治時代成為警察,參與過西南戰爭;退休後又擔任師範學校的劍道教練等職。1915年去世時,家人依其遺願,將他葬在會津的阿彌陀寺。

北海道

早一步離開會津的土方歲三,在仙台與舊幕府海軍將領榎本武揚合流,來到北海道。他們掃蕩了北海道的新政府勢力,成立「蝦夷共和國」,以投票方式決定政府成員,土方成為這個新國家的「陸軍奉行並」。蝦夷共和國希望迎接具德川家血統的領袖,獲得國際承認以繼續對抗新政府。但隨著新政府大軍登陸,這個「亞洲第一個民主共和國」結束了短短五個月的壽命。土方歲三的戰鬥生涯也即將落幕。

松前城

舊幕府軍攻下位於函館的五稜郭作為大本營之後,繼續往新政府軍的另一據點松前城進軍。莫名成了攻城名將的土方再次率軍漂亮的攻下松前城。

五稜郭

五稜郭是幕末時幕府為了防禦北方而建造的西洋式堡壘。然而唯一一次經歷的戰爭,卻是這場日本的內戰。八千餘人的新政府軍登陸後,蝦夷共和國從各防守的戰線被逐漸打回五稜郭。1869年六月二十日,土方為了營救城外被包圍的新選組同志,率軍衝出五稜郭突圍時中彈,在今天若松綠地公園的位置落馬身亡,享年34歲。

土方的遺體據說被埋在五稜郭內,但是確切位置無人知曉。七天後,隨著五稜郭開城投降,「幕末」這段日本邁向新生的陣痛時代也宣告結束。

以現代的觀點來看,新選組並沒有在歷史上立下功績,甚至是站在時代的對立面。但他們不追隨潮流,堅守效忠主君的武士道精神,以及忠於自身所持正義的強烈信念,或許就是他們在百餘年後,仍然受世人崇拜的理由吧。

本文資訊均以公開時為準。

搜尋餐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