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武士的不归之路 ── 全日本新选组圣地巡礼

谈到幕末历史的各路豪杰,总少不了“新选组”。被封为“幕末最强剑客集团”的新选组,为了捍卫摇摇欲坠的幕府而投身于刀光剑影之中,以强大的战斗力令倒幕势力为之战栗。让我们随着新选组的脚步,追忆这群末代武士所经历的激动年代。

日本全国

日本文化

从贼军恶党到悲剧英雄

江户末年黑船来航,与美国签下不平等条约的幕府权威动摇,开启了幕末时代。各地志士聚集京都,或进行政治游说,甚至采取恐怖活动,企求达到尊王攘夷,推翻幕府的目的。新选组就是为了取缔、镇压这些倒幕势力而产生的组织。

新选组成员多为浪人及农民,在当时京都百姓眼里与地痞流氓无异;再加上身为幕府打击异己的鹰犬,明治维新后很长一段时间,新选组都扮演着反派的角色。而扭转新选组形象的功臣,莫过于“国民作家”司马辽太郎

司马辽太郎在60年代写下《燃烧吧!剑》、《新选组血风录》等作品,成功把土方岁三近藤勇冲田总司等新选组人物塑造成有血有肉、个性鲜明的悲剧英雄,也让新选组成为坚守士道,在时代巨浪下表现得比武士更像武士的集团。新选组自此开始偶像化,60年来相关小说、影视及动漫多不胜数,但人物形象几乎都不脱离司马奠定的雏形。

关于新选组的故事,总而言之,我们得先从三个人物说起。

在民风剽悍、尚武之风盛行的武州多摩郡(现东京都多摩地域)曾有三个男人。其中的土方岁三,日后担任新选组副长,一手建立新选组的组织架构以及队规,更成为幕府灭亡时最后一个为其奋战的新选组队员。

他的挚友新选组局长近藤勇,是剑术流派“天然理心流”宗家,剑技高超且身先士卒,人格魅力让三教九流的队员乃至高高在上的幕府要员都为之折服,也令倒幕派恨之入骨。

还有一位是年纪虽轻却天赋异禀,十来岁就成为天然理心流“塾头”,日后被任命为新选组一番队队长及剑术师范的天才剑客──冲田总司

东京 日野市

现在的东京日野市是土方岁三的出生地,曾设有天然理心流道场,是近藤与冲田频繁出没之处。

日野宿本阵

“本阵”除了指主将的阵地,在江户时代也指大名、敕使等高级人士留宿之处,通常借用地方有实力的人士的宅邸。日野宿本阵的主人佐藤彦五郎就是当地的名主(村长),也是土方岁三的姐夫。彦五郎让近藤勇在本阵开设道场,也是新选组赞助者。邻近处也有彦五郎子孙成立的“佐藤彦五郎新选组资料馆”。

日野八坂神社

甲州街道旁的日野八坂神社,天然理心流在这里举行过“奉纳试合”,也曾向神社献上“奉纳额”。包括近藤勇、冲田总司等23名门人的名字都在奉纳额上(土方为隔年入门)。奉纳额会在每年五月新选组祭及九月的例大祭公开展示。

高幡不动尊(金刚寺)

高幡不动尊名列“关东三大不动”之一,是东京著名的寺院,也是土方岁三安置灵位的菩提寺。在寺内立有土方的铜像,以及纪念土方、近藤两人的“殉节两雄之碑”,由他们的前上司,原会津藩主松平容保提字。

石田寺

石田寺是高幡不动尊末寺,土方岁三之墓就在石田寺内。这名在世时不仅让敌人胆寒,连队员都怕的“鬼副长”,死后坟上却是献花者源源不绝。

除了上述地点以外,日野市内还有土方岁三资料馆、市立新选组故乡历史馆、纪念同样出身日野的新选组六番队队长井上源三郎资料馆、井上之墓所在的宝泉寺等等,堪称新选组的圣地。

 

京都

1863年,志士清河八郎号召江户浪人组成“浪士组”,护卫将军德川家茂上京,土方、近藤与冲田,以及多位同乡、同门响应号召,来到京都。然而这都是清河八郎的幌子,他真正的目的是建立自己的军队,进行倒幕活动。

清河摊牌后,近藤一派拒绝受其利用,与来自水户的芹泽鸭一派在会津藩支持下成立了“新选组”,以京都西郊的壬生村为根据地,展开扫荡激进分子,维护京都治安的工作。但与近藤共同担任局长的芹泽鸭却是个极恶非道之徒,烧杀掳掠样样来,于是近藤一派清理门户,暗杀了芹泽鸭与底下亲信,并夺下完全的领导权。

为了整肃风纪,副长土方岁三立下“局中法度”。这部极端严苛,动辄切腹的铁血军规逼死的队员数恐怕不逊于敌人的刀剑,但也让新选组从杂牌军蜕变为幕府的最强战力。1864年的池田屋事件,新选组破获激进志士企图火烧京都、挟持天皇的计划。随后的蛤御门之变也与佐幕各藩的正规军一同与进军御所的长州藩作战。新选组因而名震京都。

金戒光明寺

幕末时,会津藩主松平容保受任京都守护职,以金戒光明寺为本阵。近藤、土方等新选组领导者需与会津藩人士会谈,经常出入于金戒光明寺。

八木邸

新选组成立后,借用八木邸与前川邸等壬生村乡士的宅邸作为驻地。其中八木邸也是芹泽鸭被暗杀之处,屋内的柱子、门框还有据说是冲田总司追砍芹泽鸭时留下的刀痕。

壬生寺

壬生区域中心的壬生寺,新选组也经常利用这里集合,进行训练。寺内立有近藤勇的半身像,芹泽鸭之墓、以及多位队员的墓地也在这里。

前川邸

池田屋事件发生前,新选组逮捕了一名可疑的商人古高俊太郎,并搜出武器与书信。土方岁三亲手刑求古高逼供。古高被绳索倒吊起来,脚掌被卯钉刺穿,还在上面插了燃烧的蜡烛,在凄惨的酷刑下招供了攘夷派的计划。这场刑求就发生在前川邸内。

池田屋

新选组得知攘夷派将于六月五日在京都某旅馆商讨行动对策,于是近藤与土方兵分两路,在市内展开大搜索,最后由近藤一行先找到了三条通上的池田屋,冲上二楼展开战斗,随后赶到的土方人马也加入围剿。期间冲田总司因肺结核发作,吐血而脱离战斗。

此事件中四十多人被杀或被捕,重挫了攘夷派。池田屋原址现有立碑纪念,建筑物则早已不存在。位于池田屋旧地上的店家多年来一换再换,如今是一家以池田屋为名的幕末主题餐厅。

蛤御门

尊王攘夷的大本营长州藩先前已在八月十八日政变被逐出京都政界,如今又在池田屋损失大批同志,忍无可忍之下打着申冤的名义派兵大举上京,与幕府军在京都御所蛤御门前开战。新选组也投入了战场。

西本愿寺

新选组一战成名后,吸引许多热血青年入队,人数增至两百多人,驻地也因此移至西本愿寺北侧的太鼓楼与集会所。太鼓楼如今仍在原地,而集会所则已移筑至姬路的龟山本德寺。

御香宫神社

然而局势却向着新选组想不到的方向发展。讨伐长州失利,再加上原本站在幕府方的萨摩和长州结盟,幕府的崩溃近在眼前,终于使将军德川庆喜宣布大政奉还,结束了264年的幕府政权。

原本庆喜图谋以退为进,继续在新政府里发挥影响力。然而萨长主导的新政府却要求庆喜辞去朝廷官职,交出领地,等于把德川家排除于新政府外。庆喜无法接受如此苛刻的要求,于是以讨伐萨长的名义发兵,掀起“戊辰战争”。

新选组派至伏见奉行所,与会津藩共同对抗萨长联军。然而此时,新选组的刀剑已经无法和萨长的新型枪炮匹敌。戊辰战争序幕的“鸟羽伏见之战”以德川的败退告终。

当初新选组驻扎的伏见奉行所位于伏见西奉行町住宅区的街角,建筑物当年就在炮火下烧为灰烬,只剩立碑纪念。而新选组冒着弹雨决死冲刺的萨长军本阵,就在不远处的御香宫神社。

关东・东北

新选组随庆喜乘船逃回江户后,奔赴各地抵抗新政府军,都以失败告终。近藤勇知道德川气数已尽,不愿背负违逆天皇的“朝敌”罪名,向新政府军降服。但新政府军不愿轻放这个杀害无数同志之人,近藤因此惨遭斩首示众。冲田总司则因宿疾肺结核而去世。土方岁三带领着残存的队员,继续往北转战。

东京 专称寺

冲田总司虽在池田屋事件时病发,但还是活跃了一阵子,蛤御门之变仍有参战。不过随着病情恶化,鸟羽伏见之战时已卧病不起,虽然由幕府御医松本良顺给予治疗,最后仍于1868年,近藤勇被杀两个月后死在江户的病榻上,死时冲田并不知近藤遇害的消息。他的墓所位于东京港区的专称寺内。

栃木 宇都宫城

土方岁三与旧幕府残余势力汇合,一路北上。来到宇都宫时,这个出身农民的剑客居然发挥了军事天才,带兵攻下了宇都宫城。然而在新政府军反攻之下,宇都宫城再次陷落,土方也负伤送至会津疗养。

福岛 阿弥陀寺

土方离开战线时,将指挥权交给了三番队长斋藤一。斋藤带着残存的队员转战今福岛县内的白河口、母成峠等地,并在会津攻城战时于若松城外进行游击战。随着会津藩投降后,他与藩士们一起被送到冰天雪地的青森下北半岛,度过艰苦的日子。斋藤后来改名藤田五郎,在明治时代成为警察,参与过西南战争;退休后又担任师范学校的剑道教练等职。1915年去世时,家人根据其遗愿,将他葬在会津的阿弥陀寺。

北海道

早一步离开会津的土方岁三,在仙台与旧幕府海军将领榎本武扬汇合,来到北海道。他们扫荡了北海道的新政府势力,成立“虾夷共和国”,以投票方式决定政府成员,土方成为这个新国家的“陆军奉行并”。虾夷共和国希望迎接具有德川家血统的领袖,获得国际承认以继续对抗新政府。但随着新政府大军登陆,这个“亚洲第一个民主共和国”结束了短短五个月的寿命。土方岁三的战斗生涯也即将落幕。

松前城

旧幕府军攻下位于函馆的五棱郭作为大本营之后,继续往新政府军的另一据点松前城进军。莫名成了攻城名将的土方再次率军漂亮的攻下松前城。

五棱郭

五棱郭是幕末时幕府为了防御北方而建造的西洋式堡垒。然而唯一一次经历的战争,却是这场日本的内战。八千余人的新政府军登陆后,虾夷共和国从各防守的战线被逐渐打回五棱郭。1869年六月二十日,土方为了营救城外被包围的新选组同志,率军冲出五棱郭突围时中弹,在今天若松绿地公园的位置落马身亡,享年34岁。

土方的遗体据说被埋在五棱郭内,但是确切位置无人知晓。七天后,随着五棱郭开城投降,“幕末”这段日本迈向新生的阵痛时代也宣告结束。

以现代的观点来看,新选组并没有在历史上立下功绩,甚至是站在时代的对立面。但他们不追随潮流,坚守效忠主君的武士道精神,以及忠于自身所持正义的强烈信念,或许就是他们在百余年后,仍然受世人崇拜的理由吧。

本文提供信息均以公开时为准。

Weibo

搜寻餐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