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久不衰的日本復仇史詩:忠臣藏47義士與東京泉岳寺

描述赤穗47義士為主君復仇的「忠臣藏」故事,從江戶時代開始便以各種創作形式不斷的搬演,傳頌至今,是日本最著名的武士道範本。東京的泉岳寺在每年復仇事件發生之日都會舉辦赤穗義士祭,以緬懷這些忠君的義士。

東京

日本文化

※本文為外部作者所撰

源由

1701年,江戶時代元祿年間,赤穗藩藩主淺野長矩奉命接待從京都到訪江戶的天皇敕使。而擔當其指導的高家旗本(*)吉良義央,因為向淺野索賄不成,因此對不熟悉接待禮儀的淺野百般刁難羞辱。淺野長矩因不堪受辱,憤而在江戶城拔刀砍傷吉良義央。

(高家:主掌幕府儀典的名門家族。旗本:沒有領地但有資格直接詣見將軍的直屬武士。)

雖然吉良只受到輕傷,不過在江戶城內公然拔刀動武,而且發生在接待天皇敕使期間,令將軍德川綱吉大為震怒,淺野因此被下令當日立即切腹。而赤穗藩也受到牽連,慘遭廢藩,領地被其他大名接收,藩內武士皆淪為浪人。

根據江戶時代的「喧嘩兩成敗」原則,發生爭鬥的雙方都應該受到懲處。然而淺野乃至於全藩都遭嚴苛的懲罰,可是吉良卻沒有被問責,令藩士深感不平,也釀成了日後赤穗浪人為主復仇的後果。

原本舊家臣之中以筆頭家老大石內藏助為首,仍有相當多的人為了復興赤穗藩而奔走。但眼見重建家業的希望越來越渺茫,最後包括大石父子,家臣中的47人終於達成共識,將以生命為代價替主君報仇雪恨。浪人們秘密的進行準備工作,身為首領的大石更頻頻進出風月場所,以騙過吉良的耳目使其相信大石沉迷酒色無心復仇。

沈潛兩年後,1703年12月14日,也就是淺野長矩的忌日,47義士於凌晨進攻吉良位於兩國的宅邸。義士們有如攻城一般以長梯及大槌突破圍牆和大門,與宅邸內的吉良家臣展開一番血戰後,終於在柴房內找到吉良。

義士們斬下吉良的首級,大張旗鼓地從兩國遊行到高輪的泉岳寺。他們用井水將吉良血淋淋的首級清洗乾淨,放在淺野長矩墓前告慰主公之靈,然後坦蕩蕩的向幕府自首,接受法律制裁。事件發生的元祿年間已經遠離戰國亂世,日本正處於安定而繁榮的時代,這起事件強烈的衝擊了世人。

47浪人被幕府判處死罪。不過他們卻被允許切腹自決,等於認同了他們武士的身份,而輿論也都讚揚他們的忠義精神。淺野家亦被恢復了名譽,而吉良家也受到改易的處分,這可說是他們用生命換回的正義,也正是那個時代人們所相信的武士道應有模樣。

47義士被安葬在泉岳寺內,常伴在主公淺野夫妻旁。時至今日,依舊有許多人特地到泉岳寺來祭奠忠勇的義士們。2001年泉岳寺境內成立了赤穗義士紀念館,介紹事件經過以及關連人物所遺留的文物。

故事的流傳

47義士的故事在當時不久就成為熱門的創作題材,以歌舞伎、人形淨琉璃等形式一再地上演。到了現代更有數不清的小說、電視劇及電影問世。而故事的標題「忠臣藏」,一方面帶入了義士們的領袖「大石內藏助」之名,同時「藏」也有包藏、匯集之意,可以解釋為「忠臣大全」。

然而因為事件起因與將軍的處置失當有關,為了避免招惹幕府,因此故事的時間被修改為室町時代,角色則套入原本不相干的歷史人物。到了明治維新以後才以人物的本名上演。而這個廣受歡迎的故事除了主要劇情的「本傳」,還發展出了角色個別故事的「銘銘傳」與支線劇情的「外傳」,儼然成為一個擁有廣大「忠臣藏宇宙」的暢銷IP!

而近年的暢銷書《決算忠臣藏》則以47義士們留下的帳簿為研究資料,以財務管理的角度切入,提供了有趣的新觀點,甚至改編成電影《浪人47 愁錢中》,讓更多人認識了這個被當成武士道範本的老故事。

赤穗義士祭

身為47義士鎮魂之地的泉岳寺,於每年12月14號都會舉辦赤穗義士祭。在祭典當天,裝扮成義士模樣的隊伍會從中央區役所出發,經過歌舞伎座、增上寺,最後以泉岳寺的淺野長矩墓為終點,於墓前舉行法會。遊行及法會結束後,熱鬧的屋台攤位則會持續到晚上。祭典屋台在一般印象中是夏季的風物詩,在冬天則比較少見,若有機會在12月前往東京可以趁機一睹難得的赤穗義士遊行行列,以及冬季的屋台景致。

本文資訊均以公開時為準。


搜尋餐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