邀您共同鑑賞頂級豪宅 ── 日本戰前洋風宅邸

隨著文明開化的腳步,二戰前日本的貴族、鉅富們,競相蓋起一座座豪華的西洋式宅邸。您還認為當今那些大樓裡的天價公寓就算豪宅嗎?以下這些依山面海與自然對話、坐擁千坪庭園美景、大師手藝打造藝術級裝潢、頂級建材成就永恆經典...的建築精品,將改寫您對於豪宅的定義。日本戰前洋風宅邸,尊爵不凡,邀您鑑賞~

日本

日本文化

舊哥拉巴住宅(哥拉巴園)

1859年,蘇格蘭人湯瑪斯・哥拉巴看準日本開放門戶的商機來到長崎,在幕末局勢驅使下做起武器貿易,與坂本龍馬,以及諸多日後成為政府要員的志士們都有來往。維新後他成為三菱財閥的顧問,在日本終老。長崎的舊哥拉巴住宅就是他的宅邸。

這座殖民式木造宅邸最初僅有臥室與客廳,房間向外呈半圓突出有如心形;隨著需求擴建下,漸漸增生成彷彿幸運草的形狀,與多數格局方正的殖民式建築大異其趣。為了適應九州炎熱多雨的夏季,宅邸的出簷較深,簷下是寬廣的緣廊,柱子上方有鏤空的菱形格柵,既遮雨又通風;加上依山面海,前庭花園盡收長崎港的海景,實在充滿了度假感。

自然風通透,坐擁美景的哥拉巴住宅,現在是日本最古老的木造洋風建築,並且納入「明治日本產業革命遺產」之一,被登錄為世界遺產。

長樂館

位於京都的長樂館是明治時代「煙草王」村井吉兵衛的別邸。雖名為別邸,但這座豪宅也肩負了接待國內外賓客的重任,許多高官、皇族及外賓,都曾下榻於此。

既然作為迎賓館,奢華度當然不能輸人。他邀請了來自美國,曾任立教大學校長的建築師詹姆斯・加德納(James M.Gardiner)來設計。加德納以中規中矩的文藝復興樣式作為這座別邸的外觀,但在屋內的不同房間,則大膽運用了西洋不同時期的各種風格,甚至納入了美式、中式和伊斯蘭等元素;而藏在三樓的還有書院造的和室以及茶室,簡直集世界的奢華於一宅。

長樂館目前已轉為餐廳經營,近年還在隔壁興建了提供宿泊的新館。如今任何人都可以一睹這座煙草王的豪華王宮。

立花氏庭園(柳川御花)

福岡縣柳川市過去是柳川藩立花家的領地,曾在城下建有稱為「御花畠」的藩主別莊。明治維新後,立花家當主立花寬治伯爵重新整修御花畠,興建了和洋館並置的的宅邸以及日式庭園「松濤園」。

整修後的立花氏庭園以二階木造的白色洋館為門面。十根多立克式石柱撐起玄關,頂端是古典式的三角山牆;屋頂則是敷設魚鱗瓦的馬薩頂。乍看之下彷彿石造建築,但其實是建造精巧的木造。內部有優美的連續拱門、柱頭帶渦卷的木雕愛奧尼克柱撐起圓拱,大階梯轉角的扶手柱也雕飾得十分精美。

洋館後方連接著和館,包括可用作宴會場的大廣間,以及家族成員的起居空間;從和館可一覽松濤園的景色。如今這座名門的庭園宅邸轉型為料亭旅館,依然由立花氏的後裔經營。

六華苑

三重縣桑名市的六華苑是出身當地的企業家,第二代諸戶清六的宅邸。設計者是「日本近代建築之父」約書亞・孔德。這也是現在東京都以外僅存的一座孔德作品。

六華苑也是座和洋並置的宅邸。洋館是座維多利亞時期樣式的木造二層建築,粉藍色的色調再加上高䠷的塔樓讓它十分搶眼。若仔細觀察會發現塔樓的三、四層尺寸較一、二層短,利用遠近法讓塔樓在視覺上更顯誇張。洋館南側設有大面玻璃的採光室,除了明亮通風外,在方位上則避開了直射的陽光,可以想像待在採光室內側的起居室與書房有多舒適愜意。

六華苑也沿用了和洋並置的配置,由大工伊藤末次郎設計建造。不過當時多數宅邸的和館都是以廊道與洋館連接的獨棟構造;但六華苑的和館卻是直接和洋館牆貼牆,和洋一體,是十分少見的案例。

舊古河庭園

孔德在六華苑之後,又為古河財閥的總帥,古河虎之助設計了位於東京的宅邸。與木造且色調輕快的六華苑不同,古河邸是一座磚石造的黑褐色厚重建築,外觀有如來自中世紀的蘇格蘭高原,具有當代洋風建築少見的粗獷感。

然而宅邸內部採光明亮且色調以白色為主,並不如外觀冷峻,餐廳牆面還貼上紅色絨布,天花板則有水果造型的泥塑裝飾,增添華貴感。除餐廳外,一樓還規劃了撞球室與喫煙室等紳士的社交空間。二樓為古河家族的生活區域,除起居室與主臥室以外,大多空間皆為和室。

庭園的主體是座日式回遊式庭園,心字池邊座落著日本茶室及洋風書庫。不過最搶眼而且跟建築本身匹配的則是在宅邸後方的幾何形歐陸式薔薇花園。現在舊古河庭園是東京的薔薇賞花名所,宅邸內並販售餐點,可藉用餐機會一覽內部裝潢。

鳩山會館

鳩山會館是自民黨初代總裁,曾任首相的政治家鳩山一郎的宅邸,位於東京音羽町的鳩山会館也因為它的豪華而被戲稱為「音羽御殿」。興建前一年發生了關東大地震,因此建築師岡田信一郎使用了耐震的鋼筋混凝土來建造這座御殿。鳩山會館外觀彷彿英國鄉間的莊園豪邸,玄關的山牆上浮誇的裝飾著銅塑的鹿頭,兩側點綴泥塑的鴿子(鳩)。

一樓有餐廳及兩間會客室,全都以雙開門貫通,並可經由日光室通往庭園,這種開放式設計較少在洋館看到,頗具和風的空間概念。室內從在玄關、會客室到樓梯間都有精美的彩色鑲嵌玻璃,而且處處可看到鴿子圖案,彷彿不斷在提醒這座豪宅的主人是誰。出到庭園往上看,還有四隻泥塑貓頭鷹在屋頂上守衛著宅邸。

鳩山會館現在仍由鳩山家族持有,作為鳩山一郎的紀念館對外開放。

舊山邑家住宅(淀鋼迎賓館)

1924年,兵庫的酒造「櫻正宗」當主第八代山邑太左衛門,在蘆屋市區的小山上蓋起一座別邸,主掌設計的是同時正在建造東京帝國飯店,世界知名的法蘭克・洛伊・萊特。一眼看去,山邑家住宅水平延伸的線條和懸臂式的板狀屋簷都是萊特慣用的語彙,坑坑疤疤的大谷石材更是他的正字標記;外部石材、內部木構裝潢及銅飾也都充滿著萊特風格的連續幾何造型。但真正展示其「有機建築」理念的,是這座住宅的空間構成。

萊特並沒有為了蓋房子而剷平建地所在的山坡,反而是讓建築隨著稜線去伸展。穿過狹窄的玄關及樓梯,是寬廣的應接室。再上層樓,沿著設有連續落地長窗的廊道配置了家族的寢室及和室,四樓則是餐廳與陽台。山邑家住宅的樓梯間都十分的狹窄,但也因此會隨著動線一次次的感受到豁然開朗的戲劇性。

山邑家住宅戰後輾轉由淀川製鋼所有。目前以「淀鋼迎賓館(ヨドコウ迎賓館)」名義開放參觀。

葉山加地邸

神奈川葉山町是包括皇室在內,許多上流階級擁有別邸的度假勝地。1928年,曾任三井物產首任倫敦支店長的加地利夫亦在此興建別邸,設計者是萊特在日本的頭號弟子-遠藤新

遠藤新在加地邸沿用了師父愛用的大谷石、水平線條等元素。不過加地邸大部分結構為木造,並且省略了萊特常運用的複雜而連續的幾何造型裝飾,整體外觀輕盈俐落,並更具現代感,與石材的對比既和諧又巧妙。

室內部分導入分層不規則的躍廊式設計,在當時相當前衛,也使空間充滿律動感。除了建築本身以外,遠藤同時也設計桌椅和燈具,提供了全套的居住美學。若將加地邸與萊特、遠藤共同完成的自由學園明日館放在一起看,便可發現兩者一貫的風格與建築理念。

葉山加地邸於2020年整修後,如今作為一泊價格六位數的高級民宿經營中。

朝香宮邸(東京都庭園美術館)

1925年,朝香宮鳩彥親王與王妃允子參加了巴黎萬國博覽會,被當時大行其道的裝飾藝術(Art-Deco)風格深深吸引。因此回國後,朝香宮夫婦委請同樣參加了巴黎萬博的宮內省技師權藤要吉,以及在萬博設計多座場館的設計師亨利・拉邦(Henri Rapin)等人,共同創作了這棟堪稱裝飾藝術示範宅邸的精品。

朝香宮邸外觀是十分簡潔俐落的現代主義建築,但是走進去之後,不論是從大門的女神像壓花玻璃及馬賽克拼花地板、設於前廳,訂製自法國的白瓷「香水塔」、牆上的壁畫及浮雕、會客室藤蔓形的吊燈、階梯扶手與各室內暖氣口的鑄銅幾何裝飾、餐廳以石榴和鳳梨為造型的玻璃燈飾......無處不是精緻高雅到令人咋舌的地步。

這座建築本身即為藝術品的傑作,不幸落成後僅半年,宅邸的女主人允子王妃就因病去世,不久後朝香宮親王也隨著戰爭爆發離家前往戰場。戰後這裡先後成為外務大臣官邸與接待國賓的迎賓館,於1983年以東京都庭園美術館的身份開放,讓世人得以一睹裝飾藝術的精粹,以及戰前皇族宅邸走在時代尖端的華麗。

本文資訊均以公開時為準。

搜尋餐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