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文化】完全預約制!於東京「草間彌生美術館」探索圓點裡的宇宙

草間彌生的「圓點藝術」佔據了半世紀的當代藝術篇幅,她在小說《曼哈頓自殺未遂慣行犯》裡寫道:「我是一個圓點,你也是一個圓點喔⋯⋯圓點是沒辦法獨自存在的。唯有在均一的整體主義所產生的連帶意識裡,每一個個體才能顯揚出臨接著自己的另一個個體⋯⋯」。欲深入了解圓點女王草間彌生的作品母題──「無限」、「永恆」與「增殖」,走一趟東京早稻田的「草間彌生美術館」是最好的選擇。

東京

深度日本

佇立於東京住宅區裡的美術館

於2017年10月開館的草間彌生美術館,地址雖在東京新宿區,卻沒有鬧區的喧囂雜沓。該館具體位置是在早稻田大學與神樂坂之間的寧靜住宅區,您可由上述兩處散步前來。

美術館是棟地上五層樓和地下一樓的白色建築,外觀沒有方正稜角,圓潤的線條加上明亮採光,即便腹地不大,透過單向的參觀動線規劃,能感受到空間趣味。美術館由草間彌生設立,展示許多草間的歷年作品及資料,在一般財團法人草間彌生記念藝術財團的營運下,透過一年兩次的草間作品收藏展、演講、工作坊等活動,要向世界傳達草間作品裡不變的意念ーー「愛與和平」。

1F 入口大廳&紀念品區

草間彌生美術館的入口處由大片玻璃窗組成,外窗上貼滿草間的代表性圓點。

一踏入,馬上被佈滿白點的紅色物體包圍,這裡即是1F的大廳。(此為2019年10月~2020年1月的「集合の魂たち」展,展示作品依展覽而異)。櫃檯旁設有免費置物櫃及小巧精緻的紀念品販售區。寄物完,事不宜遲、趕緊進入草間所創作的神秘世界吧。

2F 畫廊

紐約時期的草間彌生「無限」與「增殖」

2018年由 Heather Lenz 執導的紀錄片《草間∞彌生》,著力在草間彌生鮮少被現今大眾了解的早期創作生涯。

1955年草間彌生與美國女性畫家喬治亞·歐姬芙(Georgia O’keeffe)通信後,將美金藏進洋裝、鞋尖,憑著對藝術的熱愛,堅定地前往美國。

1958年以「前衛藝術家」自稱的草間彌生,隻身踏入六零年代藝術爆炸的紐約。她的前衛生涯便是於紐約拉開序幕,首次創作的大型作品便是《無限的網》(Infinity Nets)。草間彌生於她的自傳中仔細地談及這件作品──這張畫無視於整體結構,也沒有視覺重心,反覆呈現千絲萬縷的恆常運動……這些一點一點的色點是聚集的量子,是黑白反相的網眼。這些「單色無焦點繪畫」在當時抽象表現主義盛行的紐約藝術界中,無法被輕易分類,因看似抽象,卻有些極簡主義的影子,實則是草間彌生官能性的創作。

3F 畫廊

近年的草間彌生:對藝術永遠的愛

草間彌生曾於日本藝術雜誌《美術手帖》的訪談中說道,每天早上,她都會讀《市民新聞》(日本長野縣松本市地方日報)的訃聞欄,因她的母親、哥哥的名字都曾出現在上頭,想著有一天自己的名字也將會出現。這般面對死亡的心情,使她每天都拚命作畫;當時已八十三歲的草間彌生,更於倫敦的現代美術館 Tate Modern 的回顧展上,展出三十幅新系列作:《我不朽的靈魂》(My Enternal Soul)。 (展示作品依展覽而異。)

2009年開始的《我不朽的靈魂》作品,原訂畫上100幅,後來則超過660幅。於雜誌訪談時,草間彌生更說,她打算畫1000張。對藝術如此癡狂的草間彌生,今年邁入九十一歲,每天仍近似瘋狂地努力創作,作畫時不打草稿。在此能欣賞到該系列充滿力量的作品。

4F 畫廊

嘗試各種媒介的藝術先驅

在4F畫廊的黑盒展區,您能實際走進這無限延伸的鏡室空間,這裡亦是拍照留念的最佳之處。(此為2020年3月~5月特別展「ZERO IS INFINITY 『ゼロ』と草間彌生」展。展示作品依展覽而異。)

草間彌生作為女性藝術的先驅,因外國人的身份,在紐約藝壇生存的十分辛苦。《草間∞彌生》紀錄片中便提到幾次作品概念被他人使用的風波,例如草間彌生於1962年開始的「軟雕塑」作品。該系列作以棉織物、紙纖維等材料製成男性生殖器狀的突起物(phallus),再將之覆蓋於傢俱的雕塑作品,此反映了草間彌生自小對性的恐懼。然而,軟雕塑卻是在藝術家 Claes Oldenburg 大量於作品中使用後,才被廣為人知。而如草間彌生以鏡子為媒介的作品,或以重複印製展現繁殖意象的裝置作品,也都是因其他藝術家後來的使用而聞名。

5F 頂樓畫廊&閱讀空間

對南瓜的愛

草間彌生的南瓜系列作品,近年來透過社群媒體的方式快速傳播,也使得相關戶外雕塑、裝置作品一齊得到大眾喜愛。位於瀨戶內海直島上的《黃南瓜》與《紅南瓜》,更是許多人朝聖草間作品的人氣景點。

日本PEN雜誌出版的《就是喜歡!草間彌生》一書中也談及:「草間的近期作品蘊藏著一種純淨的精神之光……那是這位天才不求回報的關懷,是她的本真。從草間彌生堅持不停創作那些『面目不加矯飾的大肚子南瓜』,我們可以看到她個人的淘氣,可是也可以將之視為是一種溫暖的喜感。」紀錄片《Near Equal 日本當代藝術家 ≒草間彌生》中亦有拍攝到當時搭建直島《紅南瓜》的過程。草間彌生也在紀錄片中唸著詩作《紅南瓜》,表達了對南瓜的無限情感。

草間彌生曾於《有關南瓜》一文中寫道自己對於南瓜的喜愛,談及南瓜是她的人生伴侶──因你不管從哪個角度看南瓜,他看起來都非常逗趣。南瓜強大的精神安定感,撫慰著草間彌生孩提時代曾有的困苦日子。而在美術館5F的頂樓展區,可欣賞到不同於他處的銀色南瓜,亦能眺望附近住宅街景,感受不一樣草間的立體作品。此外,5F還有一處閱讀空間,能在此閱覽草間彌生的相關著作與介紹。(展示作品依展覽而異)。

而提及草間的公共藝術創作,除南瓜系列外,新潟縣・松代雪國農耕文化村中心(農舞台)的作品《花開妻有》、故鄉松本市美術館的《幻之華》等花朵大型裝置,也是近年來十分受大眾喜愛之作。

乍現藝術裡的「愛與和平」

1966年的威尼斯雙年展,草間彌生曾游擊參展,於會場外設置作品《自戀庭園》,當時她以一顆鏡球兩美元的價格,販售藝術(購買你的自戀),試圖打破藝術就該昂貴的概念,然而主辦單位卻要她別賣了;27年後,草間再次來到雙年展,此次則作為日本代表,得到日本館大型個展的機會,一前一後的經歷,或許戲劇化。然而一路艱辛的草間彌生,憑著的便是對於藝術的執念,不放棄創作,或如同她說過的:「我有一個心願,希望自己能掌控這些圓點,從自己的位置,度量宇宙的無限。」這般非描繪圓點不可的執著,推展了草間彌生的藝術生涯,使其克服種種創作困難,終而成為偉大的女性藝術家。

「草間彌生美術館」資訊

今年九十一歲的草間彌生,每天仍努力作畫。看完本篇介紹,相信您也更加了解大師的藝術歷程及對創作的熱忱與執著。下回至東京旅遊,不妨實地探訪位於東京早稻田的「草間彌生美術館」,欣賞草間彌生的個人作品、相關特展,發覺除了大型裝置作品外的草間繪畫之美。

※受新冠肺炎疫情影響,草間彌生美術館於3月9日(一)起全面休館。最新消息及今後開館資訊請參照官方網站

本文資訊均以公開時為準。


玩樂

住宿

購物

搜尋餐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