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文化】唐招提寺——大唐與奈良的繫絆

位於奈良的唐招提寺,雖說並不是特別華麗壯觀的寺院,但是千餘年歷史承載著不同時代人的故事與精神,比有形的建築更加雄偉。走訪奈良之際,除了知名的東大寺、春日大社、奈良公園外,不妨也到被列入日本國寶的唐招提寺來,感受日式精髓吧。

奈良

深度日本

 

※本文為外部寫手所撰

律宗總本山,唐招提寺,開基者為唐國東渡至日本的鑑真。

在奈良時代佛教雖然被奉為鎮護國家的國教,僧侶受到尊崇,享有免除租稅課役等福利,但是對於僧侶卻沒有合理的管理制度,也缺乏戒律的約束,很多人根本自己剃個頭就自稱是僧侶了。為了處理這種問題,遣唐留學僧普照和榮叡等人邀請唐國的高僧鑑真前往日本,建立正式的戒律制度。

結果鑑真赴日卻一次又一次因為被欉坑和海難而失敗,而且因病而失明,到了第六次才終於成功在薩摩登陸。抵達平成京後受到朝廷上下的熱烈歡迎,孝謙天皇下令由鑑真全面執掌戒壇的設立與授戒。鑑真住進了東大寺,設立了戒壇院,並且為聖武上皇、孝謙天皇及四百多位僧尼授戒。

至淳仁天皇時,將死在政爭中的皇族道祖王的宅邸賜給鑑真,鑑真在該處興建的寺院即為現在的唐招提寺。奈良時代建立到現在的佛寺的本堂之中,唐招提寺金堂是唯一從最初留存到現在的一座,超過了一千年。

唐招提寺曾經從1999年開始一次大規模的解體修理,這次平成大修理至2009年完成,經歷了整整十年。修理前鴟尾已經有嚴重的劣化,梁柱也都有傾斜現象。作為國寶,這場大修理以維持原本外觀與結構為最高原則。解體下來的零件都標上了編號以利重組,樑柱以接榫方式盡可能保留原木料,新的加固結構則思考了不給古結構造成壓力的設計,而為了追求出一對完美的鴟尾,瓦師一次又一次的燒製,從失敗中找到成功的方法,直到滿意為止。

所有的施工標準都嚴格至極,連一毫米的誤差都不允許。這次平成大修理的紀錄,都可以在中國中央電視台2009年的一部專題報導中看到。

下圖是鼓樓。雖然名稱為鼓樓,但其實卻是舍利塔,裡面收藏了鑑真請來的釋迦牟尼佛舍利子。

在唐招提寺西側留有一座戒壇。戒壇是出家時進行受戒儀式的場所,原本這裡是有一整座戒壇院,但是建築物在幕末時燒毀,只剩下石材的戒壇。壇上那顆印度風的圓頂寶塔是1978年加上去的。

上圖是東經藏與寶藏。採用校倉造的高床式倉庫,與東大寺的正倉院相同。是不知道這本身就是國寶的倉庫是不是還真的收藏著經卷和寶物,許多珍貴的文化財都從這裡再往東走幾步的新寶藏裡。其中也包括了前面提到的,從金堂屋根上換下來的鴟尾。這對鴟尾被換下來後才發現兩邊年代不同,一個是奈良時代創建當初的原物,另一個則是鎌倉時代維修時換上的。但是有趣的是,奈良時代的狀況比較完好,而年代較近的鎌倉時代製品反而劣化較嚴重。

唐招提寺並不是特別華麗壯觀的寺院,但是千餘年歷史承載著不同時代人的故事與精神卻比有形的建築更雄偉。

本文資訊均以公開時為準。

玩樂

住宿

購物

搜尋餐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