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福神巡禮:日本最強新年開運團體成員身份大公開!

「七福神」是一種深植於日本民間的庶民信仰。七個「成員」除了有日本本地的神明,還有來自於印度與中國,囊跨了不同的文化圈的信仰對象,但又賦予了非常日本的形象。這種對外來文化的消化再詮釋可說是十分具有日本風格;「七福神巡禮」更是日本獨特的新年活動。

谷中/根津/千駄木

日本文化

※本文為外部作者所撰

七福神起源

「七福神」起始自室町時代(1336年1573年)。在這時,源自道教的福祿壽壽老人,以及五代時期的高僧布袋和尚 ,隨著日本與明帝國的交流傳了進來。漸漸的這些來自中國的信仰,與在更早以前就傳入日本的佛教毘沙門天大黑天弁才天、以及日本本土的惠比壽等神明被人們配成了一組。一般認為七福神信仰發源地在關西,而隨著時間與地域的不同,七福神的組成也略有差異。

現在的七福神組成是在江戶時代(1603年-1867年)定案。德川家康視如國師的僧侶南光坊天海曾經建言,希望家康推廣七福神信仰,以成為七福兼備的統治者。天海所謂的七福包括了壽老人的長壽、大黑天的財富、福祿壽的名望、惠比壽的正直、弁才天的親和、毘沙門天的威儀、布袋尊的大度。

七福神因此在幕府的鼓勵下於百姓間普及,廣受庶民喜愛。人們會在正月初一就寢前將乘著寶船的七福神的圖畫壓在枕頭下,相信如此便能夢見預告一年吉利的「初夢」。在浮世繪畫家的筆下,七福神經常被賦予具有漫畫感的可愛外型,深植於庶民心中,就算到了人們已對傳統信仰陌生的現代,七福神在日本人眼中依然是熟悉而親近的存在。

七福神巡禮

「七福神巡禮」這種新年期間的參拜活動也風行起來。跟「四國遍路」如此壯大的朝聖旅程相比,七福神巡禮的札所*大多位於在一塊較小的地域內,甚至分佈在同一城鎮,往往只要一天之內就可以巡禮完畢。這裡就以起於江戶中期的「東京最古七福神巡禮」-谷中七福神為例,介紹這七位神明,以及這短小精幹的朝聖旅程。

*札所:指巡禮者參拜、奉納後索取御守、神符之處,借代為巡禮路線上的寺社。

谷中七福神

谷中位於上野公園西北,七福神所在的七個札所就零散分佈在谷中及鄰近地點,即使全程步行,要在兩個鐘頭以內參拜完畢也不是難事。江戶時代的谷中聚集著許多佛寺,曾被稱為寺町,谷中七福神巡禮的札所也全都為佛寺,這是與其他各地七福神多為寺社混雜的不同之處。

谷中七福神巡禮時間是每年的正月一日到十日。這段期間各札所可以購得繪有七福神畫像的台紙,用來在各札所蓋上御朱印以作為參拜的證明。雖然在正月以外也可以自由參拜,並用自備的朱印帳索取御朱印,但是只有在正月的巡禮期間,這些寺院才會為神龕開帳,讓參拜者看到七福神的本尊。谷中七福神的巡禮在250年前已有紀錄,是東京各地的七福神巡禮中歷史最悠久的。

谷中七福神的各札所,讀者們最熟悉的應該就是上野公園的不忍池吧!這邊就從這裡所供奉的七福神唯一的女神介紹起。

弁才天(不忍池弁天堂):

弁才天來自印度,是佛教吸收自印度教神話,主掌藝術與智慧的女神。在日本則因為「才」與「財」同音,因此也常寫作弁財天,並被視為庇佑財運的神明。據吠陀經所述,弁才天是聖河的化身,具有水神的身份。

而傳入日本後,又與神道中同為水神的「宗像三女神」之一市杵島姬習合,因此祭祀弁才天的寺社經常座落於水邊或島上。日本的弁才天信仰發源地,就是琵琶湖上的竹生島。

上野的不忍池弁天堂是天海在建立寬永寺的時候,從竹生島的寶嚴寺勸請過來的。弁天堂同樣座落於池中的小島上,而且創建之初沒有橋,人們必須划船到島上參拜。

大黑天(護國院):

大黑天同樣是印度發源的佛教護法神。大黑天在印度及藏傳佛教裡音譯為「摩訶迦羅」,原本全身青黑,頭戴骷髏冠,獠牙外露,手持各種法器,形象十分威猛懾人,具有降服邪魔的強大威力,但在傳入日本後的,形象變化卻也是數一數二的大。

日本最早的大黑天信仰,據說是最澄比叡山延曆寺創建時設立的一尊「三面大黑天」。這是尊大黑天與毘沙門天、弁財天合體的雕像,也被認為是七福神的雛形。

後來因「大黑」在日文音讀上與「大國」同音(だいこく/daikoku),因此大黑天與神道的大國主習合成為同一神明,漸漸在民間演化成庇祐財富的福神,連外表都變成一個和藹可親的胖阿伯,手持能讓願望成真的「打出小槌」,扛著一個大袋子,跟佛教和神道的原型都相差甚遠。而大黑天踩在兩個圓形米俵上,加上頭巾的形狀,具有男性器的輪廓,背後的袋子則象徵子宮,故在人們眼中也是庇佑多子多孫與豐穰的神明。

護國院原本是寬永寺的子院,因三代將軍德川家光曾奉納源自鎌倉時代的珍貴大黑天畫像一幅,而成為大黑天信仰的集中地。

毘沙門天(天王寺):

毘沙門天也就是佛教四大天王之一的「多聞天」,是自古以來深受景仰的護法神。平安時代,京都鞍馬寺以毘沙門天為本尊,坐鎮北方守護京都,毘沙門天信仰也從鞍馬寺開始滲入庶民百姓之間,是庇佑勝利、武運及財運的神明。

距離日暮里車站不遠的天王寺創建於鎌倉時代。原本是座日蓮宗的寺廟,但因江戶時代幕府對其宗派的鎮壓而改宗為天台宗,也是從這時期開始供奉毘沙門天,並將原本的寺名「感應寺」改為「天王寺」。天王寺曾有座被譽為江戶名所的五重塔,原本位於寺旁的谷中靈園。

江戶中期的明和大火五重塔曾經燒毀,雖在明治初期一度重建,但在戰後卻發生了一件震驚社會的事件;一對不倫男女為了處理分手問題而演變成一樁情殺自焚案,天王寺五重塔也慘遭波及而被燒成灰燼。

壽老人(長安寺):

壽老人形象大多穿著道士服,手拄柺杖,身邊伴隨一頭鹿。壽老人是星宿的神格化;船底座α星在華語圈裡就稱為「南極老人星」或「壽星」,故壽老人即為此星所代表的道教神明「南極仙翁」。

而「壽星」原本就是道教裡「福祿壽」三位神仙之一,所以很明顯地壽老人跟七福神的另一尊「福祿壽」,其實來自同一原型,或許只是在資訊流傳較不精準的古代,於信仰散佈的過程中不小心分成兩個,又為了湊成吉數「七」而讓兩位源流相同的神一起加入了七福神。

供奉壽老人的長安寺,就位於谷中靈園另一頭。該寺的等身大壽老人木雕像,傳說是德川家康本人所奉納。

布袋尊(修性院):

布袋尊是中國五代後梁時期的禪僧。這個和尚總是袒胸露出啤酒肚,扛著一只大布袋在市街化緣,不忌葷羶之物;他也能為人斷言吉凶,據說還被人目擊過睡在雪地裡身上卻無積雪,甚至背上長眼睛等不可思議之事。

因為布袋和尚在圓寂前曾留下「彌勒真彌勒,化身千百億,時時示時人,時人自不識」的偈語,後人相信他就是彌勒菩薩的化身。因此漢傳佛教的彌勒像皆以布袋和尚為造型。

禪宗於鎌倉時代傳入日本,布袋和尚的事蹟也隨之流傳,廣見於禪畫作品中。布袋尊的笑臉與肥胖的身軀被視為圓滿、富貴及度量的象徵,並以「布袋尊」之名列入七福神。

修性院鄰近西日暮里站,距長安寺步行距離約十分鐘。修性院內的布袋尊,據說是從下一個札所的青雲寺搬過來的。

惠比壽(青雲寺):

供奉有惠比壽的青雲寺曾是江戶時代谷中的代表性寺院,有著「花見寺」的別稱,是當時的賞櫻名所之一。然而18世紀初曾發生火災, 境內多座佛堂被燒毀未再重建。前述的布袋尊可能就是在這個背景下搬到隔壁的修性院的。惠比壽是七福神中唯一一位源自日本本地的神明。不過這位成為啤酒商標及常見地名,日本人再熟悉不過的福神,背後的來歷卻超乎想像的複雜。

惠比壽在日語發音為えびす/EBISU。這個音也可寫作「戎」、「夷」或「蝦夷」,也就是大和民族眼中視為蠻夷、他者的異民族。對於這些外來者,日本人一方面蔑視、恐懼,但也抱持著好奇與憧憬的心態。

而古代的日本人也將另一種「えびす」視為來自大海彼端異境,帶來豐饒餽贈的「來訪神」,就是「鯨魚」。鯨魚不僅有著豐富的肉可食用,裡裡外外全身都是用途多樣的寶貴資源。除了鯨魚本身以外,其出沒海域也必然伴隨著其他魚群;假如遇上了偶然擱淺死在岸上的鯨魚,那更是毫不費力就獲得海洋送來的禮物。對古代日本人來說鯨就是從海中乍現,帶著大禮來訪的神明。

鯨魚龐大而充滿力量,因此早期的惠比壽具有「荒神*」的形象,也與毘沙門天等威武的神明習合。而這樣具有來訪神性質的漁民信仰也漸漸擬人化,演變成一個穿著狩衣烏帽子,抱著象徵福壽的鯛魚和釣竿,面帶微笑的阿伯,從庇佑漁獲豐收擴展到了商賣繁盛。

*會作亂的粗暴神明

而惠比壽信仰的總本宮兵庫縣西宮神社,則將惠比壽這種民間信仰與記紀神話結合,稱惠比壽就是創世神「伊邪那岐」與「伊邪那美」所生下的「蛭子命」。 神話敘述蛭子命是個天生沒有骨頭,如水蛭一般的畸形兒,被父母放在蘆葦船上漂走。西宮一地稱蛭子命在此被漁民收養,尊崇為海神並供奉於西宮神社。

但另有一說主張惠比壽為大國主之子「事代主命」。神話中有一段天神要大國主讓出日本國土,大國主請天神跟兒子事代主交涉,但事代主卻跑去釣魚找不到人的橋段。這位神明的嗜好被視為與惠比壽的關連之一,也因此與大國主習合的大黑天也常跟惠比壽搭配成對。

但不論是蛭子命或事代主,其實都是惠比壽這個土俗信仰在擴散過程中為了強化在人們心中地位而在典籍中尋找的附會對象。

福祿壽(東覺寺):

日本七福神中的「福祿壽」,把道教的福祿壽三仙合為一尊。雖然七福神中另有等同於「壽星」的「壽老人」,但日本的這位「福祿壽」,頭顱既禿且長的模樣,其實才比較接近道教福祿壽的壽星。

「福」為幸福及好運,「祿」指奉祿,也就是升官發財,壽自然是長壽。光在名稱上都幾乎把人們的現世需求全包了,不知道古時的日本老百姓是否會覺得「還是外國的神明厲害」?

福祿壽所在的東覺寺距離田端站不遠。東覺寺門口的一對仁王像是江戶初期寬永年間為了平息疫病而建造。不知從何時開始,人們會將紅紙依自己病痛的部位貼在石像身上,並在痊癒後以草鞋作為還願的供品。這個習俗在明治時代廣為流傳,並延續到今日,這對仁王像也被稱為「赤紙仁王」。

本文資訊均以公開時為準。

搜尋餐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