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實用資訊】空蕩蕩的澀谷站前十字路口!?日本在新冠肺炎前後的驚人對照

新冠肺炎在全球爆發,迫使數以萬計的人們改變旅行計畫,甚至因封鎖令而寸步難行。日本的社交距離政策採自願配合制,但為了控制疫情,政府仍強調非必要情況,居民應留在家中。日本的城市鬧區與觀光景點也因此沈寂。本文將揭露往日喧鬧的東京、京都、大阪等主要都市在新冠肺炎前後的驚人對照。

日本

實用資訊

東京

成田國際機場:空蕩蕩的機場大廳

在新冠肺炎疫情爆發之前,成田國際機場是東京主要的出入口,每日旅客流量可達120,000人。但自從疫情在全球蔓延,中國便禁止海外旅團出國,因此三月入境日本的遊客大幅減少了93%,自中國入境的遊客更銳減98.5%

下圖是平時的成田機場

對照此刻的景況

澀谷Shibuya Scramble:由喧嘩轉為沈寂的十字路口

近日,為了因應在國內快速傳播的新型冠狀病毒,日本政府大力呼籲民眾進行居家隔離。這使得繁華一時的澀谷頓失生氣,下圖可見往日熙攘人潮與如今死寂街景的明顯對比。

銀座:暫停營業的時尚商圈

同樣的情況也在東京的高檔鬧區商圈——銀座上演。在日本「非常事態宣言」發布後,著名的福岡三越、伊勢丹百貨及其它被視為「非必要性」的商店都被迫暫停營業。

由下面兩張對照圖可以清楚看到疫情對銀座的衝擊。

百貨公司、咖啡廳、博物館和許多觀光景點在這段特殊時期都調整了營業時間,我們統整了受疫情影響日本臨時休園、休館的消息供大家參考。

淺草:店門深鎖的商店街

淺草寺是東京區最古老、最富盛名的寺廟,每年吸引逾3,000萬信眾前往朝聖。但因為新冠疫情的影響,可以預見今年的人潮量必定大幅下降。下圖是平時人山人海的淺草仲見世購物街,對照現在人煙稀落、商家停業的慘況。

上野公園:獨自綻放的櫻花

因新冠肺炎恰巧爆發在日本的櫻花季節,也就是三月中至四月初之時。傳統的日本賞櫻習俗會在盛開的櫻花樹下野餐賞花,慶祝冬季的結束與春季的來臨。但很顯然這種聚會行為違反社交距離規範,所以有些公園直接將野餐區封起來,禁止民眾進入,然而並非所有公園都採取這種強制手段,所以仍可見稀稀落落的民眾聚集。

以下兩張照片都取材自東京上野公園,一張是2018年,一張是今年,今年公園內張貼了賞櫻聚會因新冠肺炎取消的公告。

京都

二年坂、清水寺:空無一人的街道

受到這波國際旅遊崩跌影響的不只東京,京都也是數一數二的受災戶。光是二月,國際旅客在京都的訂房率就暴跌了54%。從2018年三月清水寺前二年坂小道的人潮量與現今相比可見其差異。

嵐山竹林:迷失在空靈幽靜的竹林

另一個知名的京都景點:嵐山竹林,在instagram上以空靈、經典、獨具日式風範為名。近期因遊客量的大幅衰減,反而更能凸顯竹林的寧靜之美,但我們仍不建議大家在這個非常時期前往一睹其風采!

可以想見京都的觀光業因為疫情岌岌可危,因此今年年初推出「淨空嵐山」的活動,以空曠幽靜的竹林為賣點,希望吸引更多遊客。大家不妨待局勢安全平穩後,再到嵐山一遊吧!

大阪

道頓堀:反常安靜的街道與運河

道頓堀與難波是大阪主要的娛樂區,各式戲院、酒吧,餐館總是人滿為患。不幸的是大阪新冠肺炎的確診人數位居日本第二高,讓原本熱鬧繁華的區域瞬間變成人煙罕至的鬼城。

「道頓堀」本身是一條狹窄的河渠,河岸兩旁絡繹不絕的人潮與五光十色的街燈曾是大阪城首屈一指的標誌。如今,街燈依舊閃爍,卻少了大批遊客相伴。

大阪車站:準時的列車遲遲等不到乘客

大阪車站是大阪城的交通樞紐,也是日本數一數二吸睛的車站,以數層樓高的巨大玻璃屋頂與城中城設計聞名遐邇。

西日本旅客鐵道株式會社於四月中聲明,大阪車站內週末的客流量已下跌88%,全區的人流量更下挫93%。大阪車站人潮下跌的幅度比其他主要車站更明顯,也可見雖然居家隔離並非政府的強制性要求,卻有其效用。

日本的情況真的有那麼糟嗎?如果是,政府又有哪些措施呢?本站目前將日本情形及注意事項彙整供您參考。

札幌

薄野: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的緊急狀態

薄野是北海道首府——札幌最主要的休閒娛樂區。北海道是日本第一個爆發新冠肺炎的區域,且早在二月底便宣布進入緊急狀態。雖然區域內的疫情看似趨緩,但由於截至三月底全國病例數依舊持續增加,北海道當局決定維持該區的緊急狀態。

凡走過必無人煙的新冠肺炎

稀少的遊客數直接導致大眾運輸空空蕩蕩、無人搭乘。東日本新幹線的乘客數大幅縮減60%-80%,慘淡的交通運輸情況在日本各區可見。

若您現在搭乘新幹線或電車,極可能一人獨佔整個車廂!但列車營運商也開始削減非峰期的車次以維持運輸效能。

總結

旅遊是新冠病毒跨縣市傳播的主要方式,政府正極力降低80%人與人間的接觸,希望遏止病毒傳播。我們愈早達成減少接觸的目標,日本的緊急狀態愈有機會解除,各個城鎮都市也才能重返生機,早日恢復繁華。

本文資訊均以公開時為準。

玩樂

住宿

購物

搜尋餐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