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第一勇士的最後舞台──大阪.真田幸村聖地巡禮

頭盔上頂著雄偉的鹿角以及象徵「不惜身命」的六文錢家紋,身著赤色甲冑無畏地衝鋒;相信許多人都是先在電玩或戲劇中被真田幸村吸引,進而崇拜他的武者風範。不知該說生不逢時,還是生逢其時,真田幸村前半生並沒有太突出的事蹟,卻在後半生將才能發揮到極致,親手為自己與戰國之世寫下了最激昂的謝幕。本篇將前往真田幸村的最後舞台-大阪,一覽這位「日本第一勇士」奮戰的足跡。

大阪

日本文化

※本文為外部作者所撰

真田幸村生平介紹

其實真田幸村本名信繁,而他一生從未用過「幸村」這名字。「幸村」會比本名還響亮,是因為江戶時代的小說中給他改了名-畢竟這是位曾一度將德川家康逼入絕境的敵將,為避免被幕府查水表,作者把他改名「幸村」。後來小說大受歡迎,日後許多創作也沿用此名,甚至真田家子孫都在族譜裡將先祖的名字記為「幸村」,使「真田幸村」取代本名而廣為人知。

真田一族發跡於信濃國,今日長野縣上田市就是他們的故鄉。在幸村祖父幸隆的時代,真田家成為「甲斐之虎」武田信玄的家臣,憑著善戰與智謀立下許多功績。真田的家紋以人死後在陰間渡過三途之川時所付的船費「六文錢」為圖案,象徵不惜身命,隨時準備赴死的覺悟。

信玄去世後,強極一時的武田家走上衰亡,最後被織田信長所滅。而真田家剛臣服於信長就發生了本能寺之變,信長死於部下明智光秀的謀反,時局陷入混亂。身在各方勢力角逐之地的真田家在幸村之父昌幸帶領下,以謀略周旋在列強之間爭取生存。幸村此時輾轉在各強豪身邊做為人質,以換取結盟。最後幸村成為豐臣秀吉馬迴眾(親衛隊),投靠秀吉的真田家也因戰功而獲得領地,成為一方大名。

統一天下的秀吉死後,日本的大名、武將各自以德川家康,以及秀吉生前心腹石田三成為首,分為東西兩軍,爆發了關原之戰。面對這場決定天下的戰爭,父親昌幸為讓家族得以延續,決定讓長子信之加入東軍,幸村和自己則投身西軍。東軍贏得勝利後,家康建立了幕府政權,成為新的霸主,幸村與父親則被流放到九度山(今和歌山縣內)。信之雖為了父親與弟弟的赦免而奔走卻徒勞一場,使昌幸在流放期間含恨而終。

幸村流放十四年後,家康終於決定徹底消滅屈居大坂的豐臣家,發動「大坂冬之陣」。秀吉之子豐臣秀賴向包括關原敗將、舊臣的各地浪人求援,幸村回應了號召,逃出九度山,進入大坂城。為保護大坂城南側弱點,幸村構築了一座強化防禦的堡壘。

這座被稱為「真田丸」的要塞在大坂冬之陣時發揮絕大的戰力,讓德川軍蒙受極慘重的死傷。但在戰局對豐臣一方有利時,大坂城內的畏戰派卻接受了德川的議和條件,以拆城牆、填平護城河為代價換取敵方撤軍及秀賴的安全。此舉不但沒有帶來和平,反而註定了豐臣的滅亡。

不到半年,家康再次發動「大坂夏之陣」。幸村在劣勢之中大顯身手,掩護友軍退回城內時,以寡擊眾大敗追擊的敵軍,嚇得後方大軍不敢上前。他因而對著敵陣大吼「關東軍勢百萬,沒有一個男子漢!」,揚長而去。次日的決戰中,幸村更一度率軍衝殺至家康本陣,讓家康狼狽逃命,甚至準備切腹自殺。然而幸村的武運只到此為止,德川軍在重整態勢之後切斷真田軍後路,幸村在包圍之下多次突圍未果,最後壯烈戰死。幸村死後,大坂城與豐臣一族也隨之淪亡。

大坂城

首先就以這座幸村以生命守護的城池開始這趟巡禮吧。大坂城的原址在最早曾是石山本願寺的所在地。由日本勢力最大教派淨土真宗所建立的石山本願寺不只是座寺廟,更是一座武裝的宗教城郭,曾與織田信長對抗十年之久。

本願寺撤出石山後,取得天下的豐臣秀吉於原地建造了黑漆飾以金箔,豪華絢爛的大坂城。但在夏之陣時,秀吉的大坂城已隨著豐臣家燒成灰燼。戰後,德川幕府將豐臣大坂城的遺跡徹底掩埋,在其上建立新的大坂城。現在我們所看到的大阪城公園,全都是德川的大坂城所留下的構造。天守閣下的「殘念石」,是德川時代建城時剩下的建材。

不過直到今日,提起大坂城,許多人還是先聯想到豐臣秀吉。天守閣內博物館的主題也都以豐臣時代為主。在大阪可以明顯感受到,這座城市對這位出身庶民的「太閣殿下」之感情。也因為真田幸村曾經為豐臣家而奮戰,大坂城與真田家的居城-上田城在平成18年(2006)結為友好城郭。

現在的天守閣重建於1931年,設計上採取折衷方案,一到四層呈現德川時代的白牆外觀,第五層則採用豐臣時代的黑漆飾以金箔虎鶴圖案。這座復興天守雖然總被挑剔考證失敗、鋼筋水泥構造缺乏歷史感、或者「裝了電梯也算古城?」,但它畢竟是擁有近90年歷史的日本最古老復興天守,更是昭和初期建築技術的結晶,還請大家給這座大阪的精神象徵更多愛。

天守閣的東北方立有一座碑,大坂城陷落時,秀吉之子秀賴便是在此與母親淀殿一同自盡。秀賴死後,豐臣一家全部遭家康處斬,只留下秀賴之女一人出家為尼,正如作家茂呂美耶形容,在世界上「根絕了豐臣的DNA」。

玉造稻荷神社

玉造稻荷神社在大阪城公園南方約500公尺。豐臣時代它曾座落於大坂城的三之丸內,被視為大坂城的守護神而受到尊崇。

豐臣秀賴與玉造稻荷亦頗有淵源。境內的「胞衣塚大明神」,據說埋著秀賴出生時的胎盤。也正是秀賴著手將曾因戰亂而荒廢的玉造稻荷加以重建。神社境內還保留著秀賴所奉納的石鳥居。但因為曾在1995年的阪神淡路大地震中倒塌,如今只剩下上半部。

境內亦佇立著秀賴的銅像。秀賴在影視作品中經常由纖細的型男演員擔當,但根據江戶時代書籍的描述,秀賴絕非這類偶像型的美男,而是身高超過190,重達160公斤,有如橫綱級力士的胖子巨漢!當時的日本人平均身高不足160cm,據說家康就是初次與成年的秀賴會面後,被他遠超過旗下武將的壯碩體格所震懾,才萌生殺意。

三光神社、心眼寺

靠近地下鐵玉造站的三光神社心眼寺,就位於大坂冬之陣時,給予德川軍痛擊的真田丸跡地境內。鄰近的明星學園也曾是真田丸的主要範圍,校園外立有一座真田丸顯彰碑。

這座幸村建造的戰鬥堡壘除了設下壕溝、尖木樁及重重柵欄的障礙以外,還進駐了大量的火槍兵。牆上的槍眼間距比普通的城堡更窄,讓火力更加密集,並有上下兩層走道,不但可輪番無間斷射擊,更減少了死角。刺蝟般的真田丸果然讓德川大軍受到致命打擊,傷亡慘重的德川軍一時撤退。可惜幸村成功抵擋攻勢後,家康用大砲轟擊大坂城進行威嚇,造成淀殿的侍女死亡。雖德川軍彈藥糧食有限,大坂城本可拖到敵方彈盡援絕自動解散回家,卻因砲擊讓淀殿心生恐懼,因而接受議和。雙方簽下合約後,真田丸也跟著大坂城的城牆一起被拆,幸村的努力終告付諸流水。

三光神社境內立有尊真田幸村像,銅像旁邊的洞穴,據說是從真田丸直通大坂城內的秘密通道。雖然傳說很吸引人,但洞穴早已設下鐵柵封鎖,因此也無從考證。

心眼寺。這座寺院以真田家的六文錢為寺紋,從江戶時代就一直低調的祭奠著幸村與兒子大助。只是當時大阪為幕府直轄地,無法公開為德川的宿敵立碑。直到2014年,這裡才有了使用本名信繁的墓碑。

大助誕生在流放地九度山,生年不詳。他隨父親在大阪奮戰時,年紀只有12~15歲左右。大助在冬之陣中表現英勇,初陣便斬殺敵將立功。在夏之陣時,他原本希望跟隨父親至前線作戰,但在幸村命令下鎮守大坂城,直到城破。大助最後追隨主公秀賴一同殉死,以切腹結束短暫的一生。

茶臼山古墳

在天王寺公園內的茶臼山古墳在兩次的大坂之陣都扮演了重要舞台。這座五世紀建造的前方後圓墳,本身就是一座適合居高臨下觀測戰場的人造山丘,在戰國前期已有人在上面建造過城砦。冬之陣時,德川家康選擇這裡作為本陣。到了夏之陣時,因大坂城已無險可守,幸村決定在開闊的平原上進行靈活的野戰,並在茶臼山設立本陣做為前線基地。

決戰當日中午,以幸村為首的豐臣軍對德川軍發動突擊,直攻家康本陣。勇猛無畏的衝鋒竟殺得德川大軍戰線崩潰,可惜最後仍讓家康逃脫,而豐臣軍也在德川兵力捲土重來後被一一消滅。

安居神社

茶臼山北方,這座祭祀學問之神菅原道真的小神社,卻因為成為真田幸村的終焉之地而吸引無數人慕名而來。

豐臣軍壞滅之後,撤回大坂城的退路也被截斷。戰得精疲力盡,傷痕累累的幸村最後逃進了安居神社稍做喘息,然而敵軍很快就發現了他。幸村與敵將一對一決鬥,最後力戰而亡。

幸村死後,大坂城亦在同日陷落,被大火吞噬。隨著幸村與豐臣一族的死,戰國亂世也終告落幕。在拜殿的前方立有紀念碑以及幸村銅像。這尊像呈現蹲坐的姿勢,彷彿是要讓歷經奮戰的幸村可以好好休息一番似的。

安居神社面積很小,且位置也略為隱密,然而參拜者還是源源不絕。這裡的御朱印也附有真田六文錢家紋,因此吸引了許多人前來收集。而從一枚一枚的繪馬,也可看到世人對幸村的崇敬與喜愛。 

真田幸村以智勇兼備的武者風範,以及誓死捍衛主君及信念的骨氣,為自己博得了「日本第一勇士(日の本一の兵)」的美名。他面對絕境仍全力以赴,戰鬥到最後一刻的勇氣,令後世崇拜不已,也鼓舞了許多人。在這世界上每個人都會遇到各種大小危機,但並非人人都有幸村般的意志迎向逆境,面對絕望。正因為如此,幸村的身影才會成為人們內心的理想型吧!

本文資訊均以公開時為準。


搜尋餐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