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文化】佛系防疫始祖:奈良・東大寺大佛的故事

今年4月11號,當武漢肺炎襲擊全球,日本也陷入苦戰的同時,奈良東大寺舉行了一場「疫病退散・鎮護國家」法會,並透過網路實況轉播同步公開。在一千兩百多年前為了鎮護國家而建造的奈良大佛, 如今結合數位科技再次肩負起這個任務。回顧東大寺的歷史,可以看到人類面對疫病的威脅時,期待從比人更高一等的存在來獲得力量,這種心情從古至今都沒有改變。

奈良

深度日本

※本文為外部作者所撰

東大寺創建歷史

東大寺與大佛創建的奈良時代天平年間,不僅是日本與國際交流頻繁,蓬勃發展的時代,同時也有著內亂與天災頻發的黑暗面;而隨著交流從大陸引入的除了先進文化以外,還有恐怖的傳染病。西元735年天花大流行,消滅了日本近三成的人口,包括以外戚身份掌握朝政的藤原四兄弟也都全部死於感染。當時的聖武天皇在出身藤原氏的光明皇后敦促下,展開了建造大佛以鎮護國家的計畫。

西元752年,建造完成的大佛在文武百官及來自唐、高麗、越南、緬甸等各國代表觀禮及舞樂奉納之下,由天竺高僧菩提僊那主持開眼供養法會,與會者達一萬數千人,堪稱日本古代最大型的國際盛會,大佛從此開始了祂鎮護國家的使命。

東大寺境內介紹

走到南大門,相信許多人都會為它的巨大感到震撼。南大門是日本最大的山門,高達25公尺的龐大量體極具迫力。東大寺正式名稱為「金光明四天王護國之寺」,作為華嚴宗大本山,如同大門上的匾額所書,也稱為「大華嚴寺」。而鎮守於門內的左右兩尊金剛力士像同樣迫力非凡。

金剛力士像是鎌倉時代由著名佛師「運慶」及他的慶派門生所做。慶派的佛像一改平安時代造型平淡的風格,走向擬真路線。從金剛力士像就可以看出典型作風:活生生的凶狠表情以及糾結的筋肉。這樣的轉變也顯示出武士在歷史上的崛起,影響了當代審美觀。除了表現手法以外,金剛力士的製作也把「寄木造」這種分別刻出局部再組裝的技法發揮到極致,兩尊巨像各自用3000個部件組裝而成,簡直是現代鋼彈模型的先驅。這種做法也讓分工效率得以充分發揮,只花了70天就完成了這兩尊經典作品。

穿過第二道紅白相間的中門,就可以看到世界最大木造建築-東大寺大佛殿。大佛殿除了巨大以外,造型也非常特殊。其實東大寺在漫長的歷史中,曾經兩度因捲入戰火而毀滅,在重建的過程中,不同時代的建築風格也融進了一體。

講到血洗佛門聖地這種事,大家一定會想到燒討比叡山的織田信長。但早於信長約400年前,平安時代末期的平清盛就已經幹過這種事了。與平家政權對抗的南都奈良諸寺遭到平清盛派遣兒子平重衡率軍討伐,並下令放火。在風勢助長下大火吞噬了東大寺、興福寺等寺院,佛門聖地化為焦熱地獄,上千平民僧眾被活活燒死,連大佛都在火中融毀,史稱「南都燒討」。

清盛問兒子:「喂,我們這樣會不會太殘忍了啊?」,重衡回答:「欸不關我的事,都是風向害的,我本來打算只燒一兩間就好。」等到東大寺再度重建時,已經是由平家死對頭的源氏掌權的鎌倉幕府時代了。大佛殿前的金銅八角燈籠,就是少數躲過了南都燒討的大劫,從創建之初就流傳下來的國寶。

現在的大佛殿比初代小了三分之一,但是依然是堂堂的世界最大木造建築,不管遠看近看還是無比震撼。唐破風下的那扇窗戶每年除夕和元旦都會打開,讓人從殿外就可以看到大佛的臉。

終於我們來到大佛腳下。大佛的名字是「盧舍那佛」,盧舍那是梵語「光明遍照」之意,在密宗則取其意譯稱「大日如來」。如今的大佛是江戶時代二度重建的第三代,雖然比起奈良時代的初代大佛大約小了 ¼,但是依舊宏偉壯觀。一般認為至少從下半身到部分的蓮座還遺留了奈良時代的原件。

從大佛腳邊展示的蓮瓣複製品,可以看到上面也用金線繪滿了華嚴經中的世界觀。而現在呈現出青銅原色的大佛,在當初表面甚至還曾鍍上一層金。參考大佛左右木雕金箔的「虛空藏菩薩」與「如意輪觀音」,多少可以聯想一下當初大佛是如何光明遍照。

在大佛殿的東北和西南角,還可以看到四大天王的「多聞天」和「廣目天」兩尊神像。但在另兩個角落卻沒看到另兩位......原來這組江戶時代製作的四大天王像,才完成了兩尊就因故中斷。

剩下的「持國天」和「增長天」只做出了兩顆腦袋瓜,看起來簡直就是布袋戲的尪仔頭,只是大了幾十倍。

另一邊則展示了歷代大佛殿的木造微縮模型,從這裡可以一覽南都燒討前的東大寺原始面貌。除了大佛殿與兩道門都跟現在不同之外,還可以看到如今已經不存的五重塔。

然後這是鎌倉時代復興的第二代造型,雖然有一點微妙的不同,不過輪廓大致上跟初代一致。這或許也因為從焚毀到重建完成只隔了不到15年。

前面提到東大寺曾兩度毀於戰火,第二次是發生在戰國時代。控制大和國(奈良)的松永久秀與舊盟友三好三人眾反目,於東大寺開戰,東大寺全燒,大佛也再次受難,連頭都燒沒了。雖然縱火的元兇說法各異,但是松永久秀後來所投靠的老闆織田信長顯然把這筆帳算在久秀頭上,連同他過去幹的篡奪主君三好家、謀殺幕府將軍足利義輝兩件好事並稱「三惡」。但自己就是個魔王的信長,對三惡妄為的久秀倒是頗為臭氣相投就是了。

由於長期戰亂,東大寺的第二次復興一直拖到江戶時代中期的元祿年間才再度展開,這一次的重建離它毀壞時已過了將近140年。江戶版的第三代大佛殿寬度變窄,但是也變高了,最明顯的差異是多了一個唐破風,這種鎌倉時代以後才開始盛行的建築構造。

為了鎮護國家而建造的大佛,反而因人間的動亂而屢次受難,看來在某些負的領域裡,人的力量真的超越了神佛。

手向山八幡宮

2020年4月24號,東大寺邀集包括真言宗臨濟宗天主教修驗道神道等跨教派代表召開記者會,一同為平息疫情每日祈禱,並呼籲大眾共體時艱。其中神道界是由東大寺旁的手向山八幡宮代表出席。其實手向山八幡宮與東大寺淵源的深厚非比尋常,而這層關係從大佛創建就開始了。

當大佛正在建造時,九州宇佐八幡宮(大分縣)的八幡神降下神諭,表示希望到奈良庇佑工程順利,守護大佛。於是朝廷將八幡神從宇佐勸請至奈良,作為東大寺的守護神,在旁邊建立了八幡宮。八幡神從此也跟皇室越來越密切,不僅被視為古代應神天皇的化身,而從地方豪族的氏神變成皇室祖神之一,後來朝廷更授予「八幡大菩薩」的稱號,成為「神佛習合」信仰的最早例子。

相較於熱門景點的東大寺,這裡顯得靜謐許多。但手向山也是自古以來就聞名於世的賞楓景點,就連那位天滿宮的祭神菅原道真,也曾以和歌讚嘆這裡的紅葉,楓紅季節想必十分熱鬧。

在神社境內,還留有一塊據說菅原道真曾經坐下來休息過的「菅公腰掛石」。

而八幡神也是著名的武家守護神,以開創鎌倉幕府的源氏一族為首,備受武士階級的尊崇。境內可以找到一座看來有點年代的石造手水鉢,捐獻者具名「源信勝」。由於武士們普遍愛自稱源氏後人以沾顯赫血統之光,在許多場合也以「源」當成姓氏代替家族的苗字。因此我們一時無法判斷這位源信勝是出自那個家系。

如果從歷史上較出名的人物來找,戰國名將武田信玄是正宗的甲斐源氏嫡系,而他有個孫子就叫信勝。不過看這手水鉢好像又沒有古老到戰國時代的程度......

繼續努力google,發現在江戶時代有位名叫「溝口信勝」的奈良奉行(奉行為日本平安至江戶時代間的官職、軍職稱),他出身的溝口氏自稱甲斐源氏庶流,而他本人也曾在別處使用過「源信勝」這個名字,從這層脈絡來看,這座手水缽的捐獻者是他的可能性頗高!這位溝口信勝在任職奈良奉行時,為了避免鹿角傷人而制訂了切鹿角祭典,一直延續到現在。

從偶然發現的蛛絲馬跡尋找出在地的淵源,這也是旅遊的一大趣味。

根據奈良愛鹿護會網站,關於切鹿角祭典的說明,當中提及這時期的雄鹿鹿角並無血管或神經,因此鹿並不會出血或感到疼痛,就像人剪指甲一般,而雄鹿在隔年又會長出新角。

隨著疫情持續,東大寺等奈良熱門觀光地幾乎已不見外來客,徒留鹿群在滿開的櫻花樹下發呆打瞌睡。但也正因為這樣,東大寺褪去了旅遊景點這層身份後,卻更加凸顯它身為宗教聖地安撫人心的一面。

雖然台灣疫情緩和,連續多日保持零確診紀錄,但因為無法赴日旅遊而心癢難耐的讀者們,一定更體會到了「大家都好才是好」的意義。祈願大佛保佑日本疫情平息,盡早讓日本旅遊同好們能一解「思鄉」之苦。

本文資訊均以公開時為準。

玩樂

住宿

購物

搜尋餐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