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文化】自由學園明日館:池袋鬧區中的靜謐殿堂

2019年7月,美國建築巨匠法蘭克·洛伊·萊特的八座作品被登錄為世界遺產。對現代建築界影響深遠,被譽為「美國最偉大建築師」的萊特,其實與日本有著不淺的淵源。這裡就將介紹萊特在日本留下的作品之一。

池袋

日本文化

提起池袋,對東京熟門熟路的遊客們應該都會立刻想到「池袋西口公園」、「拉麵一級戰區」、「安利美特本店」、「執事咖啡廳」、「Sunshine City」......等關鍵字。的確,池袋一向給人喧鬧而充滿活力的商業區印象,但今天要介紹的卻是隱藏於池袋角落,一處靜謐而優美的重要文化財景點,「自由學園明日館」。

往池袋站的西南方走去,沿著住宅區內的小路,鬧區的人車聲逐漸遠離。彎過掛著「自由學園明日館」標示的電線桿,腳下的柏油路突然變成石紋磚步道, 目的地就在眼前。校庭靠道路一側種了櫻花樹。來到的這天正好是櫻花滿開之末,即將凋落的前夕,目線所到之處全都是櫻吹雪。

而走進校舍內,立刻就被那些由門窗引導而入的美麗光影、簡潔具有現代感,卻不失纖細優美的建築輪廓、莫名流動著溫馨感的空間配置給迷上了。

自由學園明日館,原本是座基督教女子學校,大正十年 (1921年) 由美國建築巨匠法蘭克.洛伊.萊特 (Frank Lloyd Wright) 和他的日本弟子遠藤新共同建造。目前已指定為重要文化財。

萊特本人著迷於日本藝術,是著名的浮世繪收藏家。他年輕時曾在萬國博覽會上看到以平等院鳳凰堂為藍本的日本館,令他深受感動。而他的建築風格例如往平面展開而非垂直延伸、不多矯飾呈現建材本色、開放式的內部空間、與自然環境的協調,各種特色都表現出受日本傳統建築的影響。

除了自由學園明日館之外,他在日本最著名的作品莫過於帝國飯店了(現遷移至愛知縣博物館明治村)。以帝國飯店為契機,萊特風格又深深衝擊了許多日本年輕建築師。雖然他在日本雖然留下的作品不多,但是對日本建築界的影響力,卻足與被譽為「日本近代建築之父」的英國人孔德 (Josiah Conder) 並列。

自由學園明日館的校舍呈三合院型,環抱著校庭,如平等院鳳凰堂一般從中央大廳往兩翼延伸,兩側是教室。大廳有著如同教堂般的大落地窗,這種設計或許跟自由學園教會學校的背景有關,但作為裝飾的並非拼貼著聖經故事圖案的彩色玻璃,而是抽象的幾何形窗櫺。

下面是校舍的其中一個入口。地基和柱子都是運用了萊特愛用的日本石材「大谷石」。這種外表充滿孔洞斑點,其貌不揚的石頭卻深受萊特青睞,也成為萊特建築的個性之一。門前柱子上造型獨特的構造物是玄關燈,跟整座學園的門窗一樣採用相同型式的抽象幾何形。這種造型更是萊特的招牌,可以說,就像吳宇森電影中的鴿子一樣。

進門後,就像大部分的日本中小學,玄關內有著更換室內鞋用的鞋櫃。

挑高兩層樓的大廳平日以喫茶處的形式對外經營。在購買門票入館時,除了基本的參觀費400日幣以外,也可選擇多加200日幣享用紅茶與點心的方案。如果是晚上前來參觀的話,還多了1000日幣附酒的選項!

大廳內的壁畫是在創校10週年時,由當時在這裡任教的美術家石井鶴三,指導學生們一同完成。壁畫描繪的是舊約聖經出埃及記,摩西和以色列人在神的火柱與雲柱指引下穿越曠野的一幕。

而位於二樓的學生食堂。幾乎整個空間都充滿萊特招牌的幾何線條,從桌椅、門窗、燈飾到牆壁邊角的線條,都與整座建築的設計風格相融合,全都是典型的萊特風格,簡直像是闖入一個名為「法蘭克·洛伊·萊特」的異空間一般令人目眩。

參觀完了校舍主建築之後,別急著走!千萬別遺漏了在道路的對面,還有一座講堂。這座講堂2017年才剛完成耐震處理的大工程,於該年八月重新開放。講堂是由遠藤新獨力設計建造,內部風格與主校舍一致,但感覺較為內斂沉穩,不像先前在主校舍內那種亟欲表現的奔放感。貫徹萊特風格的遠藤新被戲稱為「萊特的使徒」,曾被批評作品缺乏原創性,但深深理解師父建築理念的他,在日本各地留下的建築作品過半都被登錄為文化財。

以上是自由學園明日館的介紹。要鑑賞萊特這位世紀大師的建築作品,自由學園明日館對台灣的遊客來說應該是最能輕易到達的選擇。參觀完這裡之後,相信您對於建築之美會有全新的體會。

 

本文資訊均以公開時為準。

搜尋餐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