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文化】擊倒巨人的少年之國:日俄戰爭與橫須賀三笠記念艦

位於橫須賀的「三笠記念艦」是日俄戰爭時日本聯合艦隊的旗艦,紀錄了這場亞洲新興國日本對抗歐亞大帝國俄羅斯的懸殊對決。本文將一覽這艘著名的軍艦,以及這段以小博大的奇蹟。

橫須賀

深度日本

※本文為外部寫手所撰

對日本熟門熟路的旅人們,想必對於橫須賀不會陌生。來到神奈川縣,除了繁華的港口橫濱和世界知名的歷史觀光景點鎌倉以外,最常聽到的城市就是橫須賀這座軍港都市了。自江戶時代起,橫須賀就是日本的重要軍港,二次大戰結束,美軍進駐之後,這裡更成為了美國在亞洲最大的海軍基地。

也因為與海軍的歷史淵源,橫須賀發展出了許多特殊的文化,例如源自於明治時代的海軍咖哩,以及受美軍影響而誕生的橫須賀夾克和橫須賀漢堡。

上圖是位於橫須賀中央駅附近的海軍咖哩本舖。您可以在這裡享用傳承戰前海軍伙食配方的咖哩飯,並且來一瓶在地的精釀啤酒。這裡的menu更有以不同戰艦來命名的咖哩豬排飯,戰艦的噸位越大,份量也就越大。

吃完咖哩,往北散步十分鐘,就可以到達三笠公園。走進公園,相信您的視線會立刻被這艘軍艦給擄獲。這就是與美國「憲法號」、英國「勝利號」並列為世界三大紀念艦,記錄了日俄戰爭中日本以小博大奇蹟的「三笠號戰艦」。佇立在它前方的,則是在日俄戰爭中的日本海海戰裡搭乘三笠號,指揮日本聯合艦隊迎戰俄國波羅的海艦隊,締造大捷的聯合艦隊司令長官ー東鄉平八郎。

以下,希望不會讓讀者覺得像上枯燥的歷史課,讓我們一邊看照片一邊簡單了解日俄戰爭的歷史吧!

明治維新後的日本在甲午戰爭勝利之後,根據馬關條約,從清朝手中獲得了台灣與遼東半島的主權。積極向遠東擴張的俄國無法坐視遼東半島此一具有重要戰略位置的土地被日本掌握,為此聯合了在亞洲各圖利益的德、法兩國向日本施壓,要求日本歸還遼東半島,也就是所謂的「三國干涉還遼」。

剛傾全國之力打贏甲午戰爭的日本無力再與列強衝突,只好吐出了口中的肥肉。但遼東半島剛回到清朝手中,俄國立刻就以租借的名義取得了旅順軍港。數年後清朝發生義和團之亂,八國聯軍出兵之際,俄國更藉機進佔整個滿州,至亂事結束後仍拒絕撤軍。

早從幕末時代起,日本就對北方大國俄羅斯的威脅感到深深恐懼。在這股「恐俄病」的驅動下,1891年俄國皇太子尼古拉二世訪日時,甚至發生了日本警察揮刀行刺尼古拉未遂的事件。而日後登基為沙皇的尼古拉二世也因此事件種下對日的敵意。

明治時代,日本積極想將朝鮮半島與中國的滿州劃為自己的勢力範圍,作為抵抗俄國的屏障,如今卻被敵手捷足先登,兵臨城下。俄國在旅順進駐了艦隊,建造了軍事要塞,並鋪設連往北方的鐵路。若是俄國再吞下朝鮮,雙方之間就只隔一條對馬海峽了。

為此日本積極建軍,三笠號就是在這種背景下向英國訂購的最新銳戰艦。

如同大文豪司馬遼太郎在《坂上之雲》小說的序言中所說,像明治初年日本這樣的小國,除了農業以外沒有其他產業,說到人才只有武士這種知識階級,這種國家竟也想擁有與歐洲先進國一樣的海軍,真是想來滑稽。但,成立一個與先進國並駕齊驅的近代國家,原本就是明治維新的最大目的。當時日本人正如少年般天真希望著。

而從更現實的觀點來看,在弱肉強食的帝國主義年代,若不成為強大的野獸,就只能接受被其他野獸吞食的命運。三笠號船上一根根的砲管,看起來正像野獸的獠牙,也像刺蝟身上的刺針。

除了建軍備戰之外,日本也積極的進行外交戰。主和派提出「承認俄國對滿州的支配,以換取俄國讓日本支配朝鮮半島」的方案,但經過多次協商後依然被打了回票。另一方面,主戰派的首相桂太郎和外務大臣小村壽太郎等人的主導下,締結了日英同盟,作為對抗俄國的後盾。

在開戰前夕的最後談判中,俄國提出將朝鮮半島北部劃為中立區的要求。日本認為此舉只是讓朝鮮受到俄國實質控制。而在俄國一再拖延撤軍之下,若讓西伯利亞鐵道與滿州完成連結,俄國便可將大軍源源不斷的送進遠東,屆時開戰就為時已晚。於是1904年2月6日,日本發出最後通牒並宣布與俄國斷交。聯合艦隊隨即出擊。三笠號也作為聯合艦隊司令長官東鄉平八郎的旗艦,航向旅順。

聯合艦隊在旅順港外與俄國旅順艦隊對峙數月,旅順艦隊以佈滿砲台的港灣為屏障消極以對,等待波羅的海艦隊從歐洲趕來馳援。一旦兩隻艦隊會合,便能夾擊消滅日本海軍,更將切斷海上補給線,讓日本陸軍成為彈盡援絕的孤軍。

聯合艦隊深知敵方的盤算,極力想在波羅的海艦隊抵達前消滅旅順艦隊,但經過多次作戰仍無法達成目標。直到日本陸軍佔領了制高點,擔憂陸上砲火威脅的旅順艦隊企圖往外突圍,聯合艦隊才在黃海海戰中重創多艘俄艦。旅順艦隊再次躲回港內,但已失去了戰鬥力。

三笠號的後方砲塔上,就記載了它所參與的各場大小戰役。

另一方面,陸軍為了攻克旅順要塞付出了極為慘重的傷亡。機關槍、手榴彈及鋼筋水泥堡壘都是歷史上最新登場的戰爭技術,缺乏經驗可參考的日軍只能以人海向要塞正面衝鋒,其代價就是數以萬計年輕士兵的無謂犧牲。後來日軍以挖掘戰壕的方式往敵陣推進,並把原本用來防衛東京灣的28厘米巨砲運送至前線,戰局才開始突破。

在旅順會戰中,能夠一覽旅順港全貌的203高地更是成為日俄兩軍反覆攻防的修羅地獄。旅順會戰的指揮官乃木希典大將的次子保典也在此役中陣亡。日軍佔領203高地後,旅順港內殘餘的俄國艦隊終於在砲火下全軍覆沒。

「皇師百萬征強虜 野戰攻城屍作山 愧我何顔看父老 凱歌今日幾人還」,這是乃木希典在戰爭中所寫的漢詩。詩中沒有武將的豪情壯志,而是對於犧牲將士性命的慚愧與懊悔。晚年隨明治天皇殉死的乃木大將,據說在此時便有以死謝罪的念頭。

當波羅的海艦隊趕赴遠東的同時,日本聯合艦隊已在東鄉司令的指示下日復一日進行精實的訓練,大大提升了射擊精準度,以逸待勞等著對手的到來。反觀波羅的海艦隊從半個地球外趕來,花了七個月遠洋航行,將士們的體力和士氣都嚴重低落,在交戰前已經輸了一半。

終於,聯合艦隊準確的料中波羅的海艦隊的航行路線,哨戒船首先觀測到往日本海航行的敵艦。

聯合艦隊收到情報立即出港迎擊。艦隊參謀秋山真之向東京大本營發出電報「本日天氣晴浪但波浪高( 本日天気晴朗ナレドモ波高シ)」,意指「天氣晴朗視野良好,是迎戰敵軍的好日子,波浪高對因遠航而勞累的敵軍不利,但對經過精實訓練擅長射擊的我軍而言佔盡優勢」。用精簡而優美的句子就充分傳達了我方情報,成為了日俄戰爭的名言之一。

兩方艦隊在九州外海的沖之島海域遭遇。三笠號升起了「Z信號旗」,表示「皇國興廢在此一戰,各員一層奮勉努力」,日本海大海戰隨即開始。此一旗語也是出自秋山真之的發想,同樣成為了後世傳頌的名言。

在東鄉司令的指揮下,原本正面駛向敵軍的聯合艦隊竟在敵前進行了一個U字大迴轉。接著再讓整支艦隊的側面迎向敵人,形成T字形。如此一來,聯合艦隊已將最多的火砲一字排開對準敵方,而波羅的海艦隊則因為隊形無法發揮火力。

於是就在天時地利人和,加上東鄉司令的指揮如神之下,聯合艦隊以壓倒勝的姿態將波羅的海艦隊完全殲滅,而自身只損失了三艘魚雷小艇而已。

聯合艦隊的勝利,不僅讓日本將東鄉奉為「軍神」,也讓他成為留名於世界海軍史的名將。下面是關於這場戰役最為有名的油畫「三笠艦橋之圖」,描繪日本海大海戰中,東鄉司令及麾下軍官們在三笠號上指揮作戰的場面。

而三笠號的艦橋甲板上,也仔細的標示了圖中人物的站位,登艦參觀的各位不妨站在一個個歷史的轉捩點上,深思一下在關鍵時刻站在同一個位置上,扛下一國興廢重擔的人們是怎樣的心境。

在日俄開戰前,秋山真之參謀之兄,陸軍少將秋山好古曾寫給了弟弟一句留言:「此役即使一家全滅亦無怨恨」,要他將這句話帶在身上。在過去模糊的認知裡,關於日俄戰爭大概就是兩個列強在中國打仗,然後日本贏了,如此而已。但這一介小國其實是付出了多大的犧牲與覺悟才換來這種勝利,我們是否能有所啟示?

退役後成為紀念艦的三笠號在第二次世界大戰逐漸損毀荒廢。二戰戰勝國之一的蘇聯對於這艘「日本軍國主義象徵」原本欲除之後快,但在美國海軍尼米茲上將的反對下得以倖存。

當尼米茲上將還是一名年輕的海軍見習官時,曾經參加了日本舉辦的日俄戰爭勝利酒會,並與東鄉平八郎敬酒對談。後來東鄉逝世時,他也出席了葬禮。尼米茲十分崇拜這位海軍前輩。因此他投入了三笠號的保存運動,並將著書的版稅捐贈給日本,用以修復三笠號以及東鄉神社。這種英雄之間的相惜已經超越在軍國主義的造神之上,也超越了國界,稱得上是武者典範。

下回來到關東,請來橫須賀登上三笠紀念艦,感受一下這艘船上所滿載的,一個少年般的小國如何擊倒巨人,並在戰敗之後重新奮起的歷史重量。

本文資訊均以公開時為準。

玩樂

住宿

購物

搜尋餐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