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國歌的豆知識:《君之代》的前世與今生

日本國歌《君が代》(君之代),不僅在世界各國中是數一數二全曲最短的國歌,同時也是歌詞最古老的國歌。這麼輕薄短小卻又意味深長的國歌,本文就來聊聊關於這首歌的豆知識,以及嚴選從雅樂到龐克,不同音樂人詮釋下國歌的各種風味。

日本

日本文化

由來

《君之代》的原詞在日本其實已經流傳了上千年之久。不過它成為代表國家的歌曲僅是150年前的事,在法律上明訂為國歌更只是20多年前的事。

1869年,日本剛改元為明治的第二年,英國艾爾佛列德親王訪日。這時英國駐日使館的武官,軍樂隊長約翰.芬頓深感這種隆重的外交場合,日本方面卻沒有一首代表國家的樂曲可以演奏,是件頗失國家尊嚴的事情。他向薩摩藩的炮兵隊長,日後的陸軍大臣大山巖談起此事,並自告奮勇表示如果日本有人作詞的話,他可以來譜曲。

於是大山巖就擷取了他再熟悉不過的薩摩琵琶歌《蓬萊山》其中一段歌詞。這段歌詞典故來自日本最古老的詩歌選集《古今和歌集》,歷代以來被各式各樣的戲曲、舞樂所引用,是日本人自古以來都十分熟悉的詞句。芬頓就將這以歌詞首句為題的《君之代》譜上了曲子,在英國親王訪日時的典禮上由英國軍樂隊演奏。

下面就是這首原始版的《君之代》。

後來薩摩藩在芬頓的指導下成立了樂隊,於明治天皇校閱陸軍時也演奏了《君之代》。當初薩摩士兵組成樂隊,並練習《君之代》的地方,位於神奈川縣橫濱的妙香寺。妙香寺因此在境內立有「君之代發祥之地」與「吹奏樂發祥之地」兩座紀念碑。而明治天皇進行閱兵,初次由日本人演奏《君之代》的場所,則是在妙香寺旁的山手公園

但是這首由芬頓作曲,彷彿教會讚美詩的《君之代》,聽在當時還不習慣洋樂的日本人耳裡其實是渾身不對勁。於是在1880年,由宮內省的雅樂師林廣守奧好義,以及德國籍的軍樂老師法蘭茲.埃克特等人譜曲,將《君之代》改編為兼具雅樂音階與西洋和聲,也就是現今世人熟悉的「決定版」。

雖然《君之代》自明治時代起,從國家、外交儀典到軍隊、學校行事都會公開演奏或合唱,早已是公認的日本國歌,但奇妙的是,即使是民族主義最高漲的昭和時代二戰期間,《君之代》也從未在法律上被明訂為國歌。且在二戰時,另一首歌詞引自《萬葉集》,帶有強烈為天皇捨命獻身意涵的歌謠《海行かば》(海行兮)也於各種正式場合高唱,儼然成為第二首國歌。

二次大戰後,為了揮別過去的軍國主義,也有期待製作新國歌的聲音,不過已經為日本人所熟悉的《君之代》還是延續了下來。雖然在某些官方談話與行政指導上會看到有「推薦」「希望」在學校儀式上齊唱《君之代》的字句,但並不具法律地位,左翼色彩濃厚的日本教職員組合(教師工會)也加以抵制。甚至曾有激進派的校長為了反對在畢業典禮升日章旗、唱《君之代》而以自殺方式進行抗議。直到1999年,日本國會才在紛擾下以《國旗.國歌法》正式在法律上賦予《君之代》國歌地位。

歌詞

《君之代》的歌詞如下:

君が代は 千代に八千代に 細石の巌となりて 苔の生すまで

這段出於《古今和歌集》的《賀歌》原本是首具有祝壽意涵的和歌,而最傳神又典雅的中譯,應該要屬二戰期間,香港在日本佔領時期公布的官方版翻譯:

皇祚連綿兮久長 萬世不變兮悠長 小石凝結成巖兮 更巖生綠苔之祥

這首作者不詳的《賀歌》,歌詞中的「君」原本並非專指一國之君,也可能是地位較高的官員、貴族等作者所奉仕的主君。但在天皇取代德川幕府,重新被推舉為日本最高統治者的明治時代,國歌中被祝願千秋萬世的「君」,自然就等於天皇了。

至於歌詞中用以比擬天皇治世漫長恆久的「細石結成巖」,現實中還真有這種岩石,稱為「石灰質角礫岩」。許多神社境內都可以看到這種象徵皇祚永恆的岩石。

石灰質角礫岩是由石灰岩經年累月下被雨水溶解,產生的碳酸鈣再將其他的小石頭凝結一整塊大的岩石,在日本國內以伊吹山為最主要的產地,鄰近的岐阜縣揖斐川町有座「さざれ石公園」。

各種版本

雖然做了以上的背景說明,但對於各位非日本人的各位讀者來說,初聽這首日本國歌時會覺得好聽的人,恐怕還是不多吧?《君之代》的節拍緩慢,也沒有激昂的旋律起伏,音階甚至可說單調,跟一般印象中具有催化群眾情緒,激勵愛國意志功能的國歌有很大的落差。不過請記得,《君之代》是以雅樂的邏輯作成的,當然必須用雅樂的樂器編制才最能展現它的古典美感。

日本也有在體育賽事之前由歌手領唱國歌的習慣,長年下來唱過《君之代》的歌手早已多得數不清,也出現若干十分有特色的版本。其中筆者個人覺得表現最為優秀的演唱者,恐怕要屬GACKT了。視覺系樂團出身的GACKT把日式搖滾的轉音特徵帶進《君之代》裡,並用更高的key與嘹亮的發聲方式,只憑清唱便將這首一板一眼的國歌作了令人拍案的形象翻轉。

搖滾天團B’z的吉他手松本孝弘則是曾在F1賽車日本站開賽前以電吉他搭配吹奏樂的進行了演奏。松本孝弘招牌的高亢效果器音色與低沉的吹奏樂搭配居然意外的合拍,跟引擎低吼,整備工具運轉聲不時傳出的賽車場氣氛也十分搭配。

除了運動比賽前的例行演唱、演奏以外,有些歌手也曾在個人的舞台為《君之代》做出獨特的詮釋。

例如老牌重金屬樂團聖飢魔II的主唱「惡魔小暮閣下(デーモン閣下)」,就曾經在個人單獨演唱會上以抒情歌的曲調重新演繹《君之代》,一貫的惡魔妝容和深情的演唱形成了巨大的反差,令人對惡魔的溫柔雋永再三。

已故的搖滾歌手忌野清志郎則曾經在1999年的專輯《冬之十字架》裡收錄了一首《君之代》。由於當時正值《國旗.國歌法》立法爭議期間,所屬唱片公司因害怕其敏感性而拒絕發行,因而改由獨立廠牌出版。

唱片公司之所以反應這麼大,恐怕是因為這首《君之代》不僅改編成衝擊性的龐克版,而且在中段還穿插了美國國歌的旋律,極盡諷刺與挑釁之能事!

......實在是太讚了。

《君之代》竟然可以在原有的基礎內有如此大的變化,大概只有最強的音樂人能夠發掘這首古老國歌潛藏的可能性!

本文資訊均以公開時為準。

搜尋餐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