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也找得到!解開日本家紋密碼・家徽百科特輯

在日本參觀神社佛閣、或者城郭宅邸時,總是可以在建築構件、或者陳列器物上看到各式各樣的「家紋」。這些標示出家系、宗派或商號的紋樣,雖然構圖簡約卻深具美感,往往一看就想起它所代表的人或群體,而且圖形中蘊含著寓意,讓人讚嘆日本古人的設計功力。本篇略舉幾個常見的家紋,嘗試從不同時代與群體的角度切入,來看看與家紋相關的日本歷史。

日本

日本文化

※本文為外部作者所撰

家紋的起源

日本的家紋起源自平安時代,公家貴族作為交通工具的牛車上所繪製的紋樣。起初只是單純的裝飾,後來逐漸演變成識別身份與家系的符號。平安末期至鎌倉時代,武士成為政治舞台的主角後,各武家也開始使用家紋,並把這種文化發揚光大。

源平藤橘-四大姓與家紋

「源平藤橘」是平安時代四個代表性的大氏族。其中源氏平氏原本系出皇族血統,後被賜姓降為臣籍,藤原氏橘氏則為飛鳥、奈良時代以來的古老貴族家系。而他們所使用的家紋也被後裔所傳承。

源氏:

源氏主要以龍胆作為家紋,例如開創鎌倉幕府的源賴朝清和源氏*,其家紋是龍胆的下方飾以竹葉(笹),稱為「笹龍胆」。現在神奈川縣鎌倉市也延用笹龍胆作為市章。龍胆是一種常見於山野間,盛開於秋季的紫色野花,根部可作為藥用。

*源氏並非只系出於單一血脈,平安朝不同年代的多位天皇皆有皇族降臣籍為源氏,氏族依賜姓天皇或其根據地稱為清和源氏、村上源氏、河內源氏...等。因此同屬源氏者也可能血統與親屬關係離得很遠;平氏亦同。

平氏:

平氏的象徵是「蝶紋」,平清盛出身的伊勢平氏就以「揚羽蝶」作為家紋。蝴蝶除了外觀美麗以外,從幼蟲結蛹,再破蛹羽化的過程也象徵不死與重生。後世許多自稱平氏末裔的武將都喜愛使用「蝶紋」,例如織田信長也用過蝶紋。

藤原氏:

」有著高貴的紫花,以及會不斷延展的枝蔓,只要一看到藤紋,就會立刻想到藤原氏這支權傾奈良、平安兩朝的大貴族。藤原氏家大業大,出自本家的家系以「下垂藤(下り藤)」為家紋,而其他分支的藤紋大多是「上揚藤(上がり藤)」。

橘氏:

《古事記》把「橘」描述為來自不老不死的常世國之仙果。橘樹四季常綠,果實芳香,而這以「橘」為姓氏的一族用這種祥瑞植物作為家紋也理所當然。橘氏起自奈良時代的皇族「葛城王」,降為臣籍後改名橘諸兄,成為橘氏始祖。其末裔也多用橘紋。

天皇與權力的象徵-菊紋與桐紋

菊紋:

大家都知道日本天皇以菊花作為紋章。不過精確來說,天皇的菊之御紋是「十六葉八重表菊*」,皇族各宮家的家徽也都以此為基礎。菊紋做為天皇御紋起始自鎌倉時代的後鳥羽天皇。這位喜愛菊花,而且熱衷於刀劍的天皇,甚至會自己親手鍛刀,並在刀上刻下菊紋,於是後代的天皇皆延用「十六葉八重表菊」,成為皇室的象徵。如今除了皇室之外,也在慣例上做為國徽*,用於日本駐外使館。而日本護照上的菊紋則只有一重,略有差異。

*「葉」意同「瓣」,「八重」為虛數,僅為重辦之意。也就是上下兩重各十六辦的菊花。
*日本國憲法並未明訂國徽。

桐紋:

除了菊紋以外,桐紋也是另一個代表天皇權威的紋章。神話中的鳳凰只會棲息在梧桐樹上,因此被視為神聖的植物,在平安時代就作為天皇服裝上的紋樣。一般認為正式成為皇室紋章是在鎌倉末期。在歷史上天皇也經常將桐紋下賜給寺社、武家及政權代行者,最為人所熟知的桐紋使用者就是豐臣秀吉。到了現代,桐紋也是日本內閣總理大臣的紋章。

在桐紋之中以中央七蕊、兩側五蕊的「五七桐紋」最為尊貴。有些獲賜者為了表示謙敬會改為「五三桐」使用。

神佛的權威-宗紋與神紋

除了公卿貴族與皇室所代表的政治勢力以外,日本史上另一大勢力就是宗教。古時的寺社不僅代言神佛的權威,在世俗上也支配著廣大領地與經濟,與政治亦牽連頗深。寺院與神社有著許多不同的宗派與信仰體系,同樣有各種代表性的紋章。

真言宗:

弘法大師空海所開創的真言宗,其宗紋是「三巴紋(三つ巴)」與「五三桐」。

巴紋」的形狀如逗點,其意涵也有水渦、風旋、勾玉或靈魂等種種說法,是一種咒術象徵強烈的傳統紋樣。「三つ巴」在日文裡也引伸為「三強鼎立」的意思。除了真言宗外,「巴紋」也被非常多神社或家系使用,是十分常見的家紋。另一宗紋「五三桐」則是自朝廷拜領。下賜者有醍醐天皇、豐臣秀吉...等不同說法。

台北萬華西門町的台北天后宮內收容了部分日治時代真言宗弘法寺的文物,其中便可看到刻有三巴紋的香爐。

天台宗:

由傳教大師最澄開創的日本天台宗以「三諦星」為宗紋,代表天台教義的「一心三觀」。

其總本山比叡山延曆寺(位滋賀縣),寺紋則為象徵佛法的「菊輪寶」。兩個紋樣裡都帶有菊紋,明顯的宣告了朝廷的強力支持。歷代統領延曆寺的「天台座主」有非常多人是出身自皇族的「法親王」,可以想像比叡山在世人眼中的地位是如何崇高。

曹洞宗:

曹洞宗由道元禪師從南宋帶回日本,以福井縣永平寺神奈川縣橫濱的總持寺並列兩大本山。道元出身自村上源氏嫡系的久我家,因此永平寺以久我家的龍胆紋為寺紋。久我家與清和源氏的笹龍胆十分不同的是呈車輪狀設計,稱為「龍胆車」或「久我龍胆」。而總持寺則在後醍醐天皇時獲賜以五七桐紋為寺紋。此二紋即為日本曹洞宗的宗紋。

台北的東和禪寺前身是日治時代的「曹洞宗大本山台北別院」,同時建有日式本殿與閩式禪堂。雖然除鐘樓以外的本殿在1993年拆除,但是現存的禪堂依然延用曹洞宗的兩宗紋,至今仍可在扁額上看到。

日蓮宗:

妙法蓮華經為最高經典的日蓮宗,於其所屬寺院內經常可以看到「井桁橘」的紋章。開祖日蓮雖然出身貧賤,但據說日蓮所誕生的貫名氏井伊氏的支系,而井伊氏的家祖則為藤原氏收自橘氏的養子,因此日蓮以「橘紋」加上代表井伊的「井桁」紋為家紋,並為日蓮宗寺院廣為使用。

於日治時代創立於台北萬華的「台北法華寺」,在部分屋瓦上便可看到「井桁橘」。

淨土真宗本願寺派:

淨土真宗是日本佛教最大的一股勢力,其中本願寺派過去不但足以和戰國大名抗衡,如今也依然是信徒總數最多的宗派。

本願寺派的宗紋在歷史上變更過多次,亦有很長一段時間使用皇室的菊紋與五七桐。現在的宗紋始自明治時代的第22代法主-大谷光瑞。光瑞之妻籌子出身的藤原氏為藤原嫡系「五攝家」之一的九条家。另外,其妹妹正是大正天皇皇后節子。光瑞結婚後便以九条家的「下り藤」微幅修改,並作為本願寺派的宗紋。

大谷光瑞除了是本願寺法主之外,同時也是探險家、農業研究者,還擔任過中華民國的政府顧問。最近高雄剛修復完成的大谷光瑞在台別莊「逍遙園」,在玄關處就可以看到高懸的下垂藤紋。

稻荷神社:

自古以來,稻米就是農耕民族日本最熟悉,也最重要的植物。稻荷神是農耕與五穀之神,稻荷社自然會以稻紋作為神紋啦。

不過稻荷神還有另一種神紋,稱為「寶珠紋」。寶珠來自於佛教,是一種能除災解厄,達成心願的法寶,稻荷神社挪用來象徵稻荷神的靈力,而周圍帶有火焰紋的「火焰寶珠」也十分常見。

護國神社:

發祥於近代的各地護國神社,雖然和東京靖國神社沒有從屬關係,但是亦以出身當地的陣亡軍人為祭神。過去的日本把軍人在戰場上捐軀與櫻花的凋零相比擬,稱之為「散華」,所以護國神社也多以櫻花作為神紋。

八坂神社:

前身為「祇園社」的八坂神社以「木瓜紋」為神紋。這個「木瓜」並不是那個拿來打牛奶或燉排骨的木瓜,而是一種稱為「貼梗海棠」的植物,別名「皺皮木瓜」。同時它也是織田信長最常使用的家紋,相信各位絕不陌生。

雖原因不明,但以祇園社為首,各地以素盞鳴尊/牛頭天王為祭神的神社,都常使用木瓜紋為神紋。織田信長使用木瓜紋,據說與織田氏先祖為奉祀素盞鳴尊的越前劍神社的神官有關。

賀茂神社:

京都上賀茂神社下鴨神社合稱「賀茂神社」。除了兩社神事中會使用葵葉以外,著名的「葵祭」也是因為齋王所搭乘的牛車飾以葵葉而得名,故賀茂神社以「二葉葵」為神紋。

而著名的德川家紋「三葉葵」,也是因為本姓「松平」的德川家康宣稱松平氏乃賀茂氏後代的緣故。

榮譽與功名-武將和大名的家紋

家紋的文化約在室町時代普及至武家之間。到了戰國時代,因為有在戰場上辨識敵我的需要,家紋的重要性更加凸顯,大量地使用在軍旗、甲冑上。前面已提到過信長、秀吉、家康這「戰國三英傑」了,下面就略舉其他武將、大名的家紋為例。

九曜紋:

九曜紋是星宿信仰的象徵,九個圓型代表日月金木水火土,加上「計都」和「羅睺」兩個古人想像中的星宿。使用此一家紋的武將希望從神秘的星宿獲得力量,祈求武運。「獨眼龍」伊達政宗的軍師-片倉景綱所屬的片倉氏,以及熊本藩主細川氏,都是以九曜紋為家紋。

除了九曜以外,曜紋也有其他變化,例如象徵北斗七星的「七曜」,或者妙見信仰的「十曜」:周圍是北斗七星加日月,中央是代表妙見菩薩的北極星。

此外也有將圓改為巴紋的「九曜巴」。上杉謙信出身的長尾氏便以九曜巴為家紋。

丸十字:

看到這個家紋,不做第二想,立刻就會連結到薩摩島津氏。最早的島津家紋僅為一個漢字書寫體的十字,後來才加上外圍的圓圈並且符號化。十字的意義也有種種推測,有說是雙龍的抽象化、馬轡的形狀,或者是出陣前把筷子交叉祈求戰勝的儀式。現在的鹿兒島市章設計也沿用丸十字。

除了武家的島津氏,以製造精密機械聞名的老牌企業「島津製作所」也是以丸十字為商標。不過島津製作所與武家島津氏並沒有血緣關係,創業者島津源藏是土生土長的京都人。但因為其先祖曾為戰國時代的薩摩大名島津義弘服務,獲得賜姓島津及家紋,於是在明治時代創業時,就大方的拿丸十字當商標了。

一文字三星:

幕末時薩摩的歡喜冤家長州藩,其藩主毛利氏的家紋結合了漢字「一」與「三個圓形」,十分特殊,稱為「一文字三星」。 毛利氏遠祖為平安初年的皇族阿保親王,死後被追封一品,而一文字三星就是漢字「一品」的幾何化,並且以三個圓作為「將軍星」(即獵戶座三星)的象徵。而毛利的支系或家臣,也會以此紋為基礎做變化設計。

台北圓山的護國禪寺於日治時代由總督兒玉源太郎所建立。兒玉總督出身於長州,其家紋之一就是「二文字三星」,在禪寺的屋瓦上即可看到。

柏紋:

日文漢字的「柏」指的是槲樹,而非針葉樹的柏。柏葉寬大且帶有芳香,不僅日常中會拿來包裹菓子、飯團,也會用來盛放祭神的供品,除了武家以外,許多神職家系也會使用柏紋作為家紋。

統治土佐(今高知縣)的山內氏,家紋便是柏紋。傳說土佐初代藩主山內一豐之父盛豐,在一次戰役中丟失了馬印(標示將領位置的大旗或立體號誌),於是盛豐砍了一截路邊的柏木樹枝來代替馬印。等到打完勝仗以後,樹枝上面的葉子已經打到剩下三片。於是這三片柏葉就成了山內氏的家紋。

桔梗紋:

許多戲劇演到「本能寺之變」都會來上這麼一段:部下跑來向織田信長報告敵軍來襲的消息,信長問「敵人是誰?」,部下答「旗印是水色桔梗!」;信長略為一驚,接著就嘆道「那就沒什麼好講了。」也因為本能寺之變,讓明智光秀和桔梗家紋廣為世人熟知。

明智氏為源氏嫡系土岐氏庶流。據說土岐氏家祖曾經在戰役中把桔梗花插在頭盔上,並且獲得了大勝。而且「桔梗」裡帶有「更」「吉」兩字,寓意十分吉利,因此成為土岐氏家紋,明智氏也繼承使用。

​​​​​​​鶴丸紋:

鶴是古人眼中長壽的的仙鳥,因其吉利的象徵而成為十分受歡迎的家紋圖案。包括森可成森長可森蘭丸等,父子皆為為織田信長旗下猛將的森氏,便是以鶴丸為家紋;本願寺派在早期亦曾使用鶴丸紋。到了現代,日本航空JAL也是以紅色的鶴丸為Logo。

江戶發大財-庶民使用家紋的時代

到了安定繁榮的江戶時代,雖然庶民百姓無法冠以姓氏,但也被允許使用家紋,家紋文化因此進入了全盛時期。隨著工商業的蓬勃發展,各行各業都用起「屋紋」以代表自家商號。這時也出現了在聚落中用以區別各家各戶的「家印」。家印以文字及簡單符號組成,除了押印、烙印在各家物品、財貨上以標示所有權,同樣也有跟家紋一樣的商標功能,繪製在暖簾與看板上。

以下這些老舖的屋紋、家印,各位或許都不陌生。

三井:

「井桁」紋加上中間的「三」字,簡單明快的秀出了「三井」的家名。與浪人發跡的三菱岩崎家不同,三井以「越後吳服店」(分家後成為今日的三越百貨)起家,在江戶時代就是幕府御用的大豪商,明治時代也與政府維持密切關係,成為三大財閥之一。

位於台北,建於日治時代的三井物產舊倉庫,其山牆上就看得到三井的「井桁三」。不過該山牆於2016年市府拆遷倉庫過程中受損無法復原,如今的山牆與三井屋紋為重製品。

一保堂:

愛喝日本茶的讀者應該都知道京都的三百年老舖「一保堂」。一保堂的家印為「山形」與「三星」。山形除了象徵財寶堆積如山,也代表珍貴的原物料經過翻山越嶺才送到手上,是普遍用於食品、釀造業者的家印。此外一保堂的屋號是由「山階宮」親王所賜,可能也是線索之一。

金剛組:

金剛組是被認定為「全世界最古老企業」,曾參與四天王寺創建,發跡至今超過一千四百年的建設公司,家印是代表「曲矩」的直角與「」字。「矩」除了發音同「金(かね/kane)」以外,也可引伸為正直、正確、童叟無欺的象徵,因此是許多行號愛用的家印。尤其曲矩又是從事營造的「大工」必備工具,由營造業使用更是名符其實。

成田屋:

或許有人還不知道,男星市川海老藏是位歌舞伎演員,而且這是個師徒代代承襲的名跡,現在這位光頭型男已是第十一代。

歌舞伎的「屋號」代表演員系譜,各屋號也有其「役者紋」。市川海老藏來自「成田屋」,役者紋是三重正方形,稱為「三枡」。「枡」是盛酒的方形木製容器,日文音「ます/masu」與「增」同,具有觀客粉絲多多益善的涵意。現在市川海老藏的歌舞伎公演或個人記者會等場合,都可以看到成田屋的三枡紋。

本文資訊均以公開時為準。

搜尋餐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