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文化】與新冠肺炎共存的新時代?疫情之下日本社會的改變

新冠肺炎疫情肆虐全球,日本首相安倍晉三於2020年4月7日對於主要疫情較嚴重的七大都府縣市發布了「緊急事態宣言」,之後又在4月16日擴大實施至全國,直到5月25日解除宣言。這將近兩個月的「自肅」期間,日本家庭、企業、學校皆盡力配合政府的宣導「避免不必要的外出」及「減少70-80%人與人間的接觸互動」。回顧這波日本前所未有的「疫情風暴」,將近兩個月的「自肅」期間,究竟為日本社會帶來哪些改變呢?

東京

深度日本

工作意識的改變

日本政府在緊急事態宣言期間,鼓勵各大企業實施「在家遠距工作」以達成「減少70-80%人與人之間接觸互動」的目的,「テレワーク」(Telework)和「リモートワーク」(Remote work),成為日本上班族無人不曉的流行詞彙。由於日本人平均的通勤時間為1小時19分(NHK文化研究所統計),省下通勤時間的上班族,有不少人認為「比以前體力更好,腦袋更清晰了」、「工作更有效率了」或是「壓力減輕了」。

可見這兩個月實施「遠距工作」的工作型態,顛覆了以往日本人對「工作就必須去公司」的既有觀念。許多日本企業因經歷這次的「疫情風暴」,開始摸索新型態的工作方式及可能性。日本大企業日清食品集團,則是在緊急宣言解除後,仍持續實施「遠距工作」的企業之一,目前依然只有25%的員工進公司,其餘75%的員工維持在家工作。另外,日立製作所(Hitachi)、富士通(Fujitsu)、NTT通信等大企業,也重整了公司的人事制度以及實施促進員工「遠距工作」的比率。

但另一方面,仍有不少企業由於設備不全、作業系統不完善以及業種等原因難以實施。經東京工商會議所統計,緊急事態宣言期間,300人以上的企業實施「遠距工作」的比率為57%,50人以上300人以下的企業為28%,50人以下的企業為14%,其中,50人以上已實施或正在計劃實施遠距工作的企業超過該全體的一半。比起其他先進國家,日本企業對於「遠距工作」的實施率還有待加強,經過這次的疫情風暴,日本企業是否將重新整合網路數位技術和設備,訂定更彈性的雇用制度,改變以往的工作型態,是日後注目的焦點。

家庭關係的變化

在「緊急事態宣言」期間,由於日本所有的托兒所、幼稚園、學校皆停校停課,加上父母親在家工作時間增長,家人間相處的時間相對增加許多,不少家庭關係在這期間有顯著的變化。

「コロナ離婚」(新冠肺炎離婚潮)一詞,是日本在新冠肺炎爆發期間出現的流行新詞彙。由於在家「自肅」時間,夫妻間因相處時間增長而發生衝突、吵架的頻率增高,以及對生活的不安、經濟壓力的增加、對育兒生活的疲乏,甚至對防疫習慣認知不同等等,都是促使夫妻失和的原因。另外四月份的「家庭暴力」、「虐童」等案件也比以往增加三成。

當然,因相處時間增加而感受到的正面影響如「夫妻間的感情變好了」、「家人間的對話增加了」、「更貼近孩子的心了」等家庭也不在少數。正因為在共同面對困境時,需要做出更多的家庭的分工和互相溝通,因此更加鞏固了家人間的關係。

其中有趣的是,日本父親對家庭意識的改變。野村総合研究所(NRI)針對日本全國公司有實施在家工作的30〜40歲父親,做出問卷調查,數據顯示有六成的人認為「在家工作讓自己更能兼顧家庭與工作了」。另外,調查也顯示,兩人中就有一人實際做家事或是協助育兒的時間增加了。

日本社會在育兒或是家事分擔上,一直是以妻子分擔比重較高,如何增加男性的家事分擔及協助育兒的時間一直是日本社會必須改善的課題,由此調查來看,改變工作形式,促使男性在家時間增加,也許就能讓男性更有精力和時間協助分擔家務。調查更顯示,實施遠距工作的父親中,約有55.7%表示「除了緊急事態之外,希望平常也能彈性地實施遠距工作的制度」。期望在疫情過後,日本企業能透過制訂更彈性的工作方式,來提高日本男性協助育兒及分擔家事的意識及比率。

消費型態的改變

根據日本內閣府所公布的「國民消費動向調查」顯示,日本的消費指數於4月份降至最低點,比起2009年的金融風暴後的低點更甚低下。日本首相安倍三晉也強調「新冠肺炎所帶來的經濟影響,是日本戰後最大的危機」。對於生活的不安、景氣低迷、失業、減少外出等都是造成消費者的消費慾望降低的因素。

生活必需品為主的消費

自肅期間,由於待在家中的時間變長,民眾對生活必需品的消費增加,衛生紙、廚房紙巾等紙類用品,洗手乳、洗衣劑等清潔用品以及醫療用品如口罩、消毒相關用品、體溫計都是經常缺貨的商品。而因為三餐都必須自行料理的關係,也讓每個家庭在購買食材的費用大增。另外,在家能夠娛樂的商品如電玩遊戲、美容家電、酒類等消費都有明顯上升的趨勢。而對名牌流行服飾、鞋包、化妝品等奢侈品的需求則大幅減少。

在解除緊急事態宣言後,不少民眾表示出門購物時,不再像以往會慢慢逛、慢慢挑選,而是事先看準商品,購買完立刻回家。可見消費者在進行購買行為時的心理,也和以往大不同。

網路消費需求增加

野村総合研究所(NRI)五月份針對4000位日本國民作出調查,資料顯示,在自肅期間約有8成以上的人每天使用網路,各年齡層的使用時間平均多一小時,相較於年輕人來說,比較少在使用網路的50歲以上的中老年人,也同樣平均增加一小時使用時間,可見因為新冠肺炎的影響,大大提升了中老年人對網路的使用意願。

日本電子商務的使用頻率也在這段期間明顯增加。以幾間主要電子商務平台在2020年2月和4月的使用者數為例,Amazon(亞馬遜)增加6%,樂天增加10.5%,yahoo則增加14.1%。除了網路購物之外,付費的影音平台如Netflix、Amazon Prime Video以及外送宅配服務如uber eats、出前館(demaekan)等使用人數也急遽上升。可見由於「減少外出」的關係,大幅提高了日本人使用網路消費的頻率。

非現金交易(cashless)的普及率提高

日本政府近兩年來積極推行非現金交易,去年10月開始推出「點數回饋制度」,欲提升非現金交易的普及率。但是偏好使用現金的日本人,大部分還是習慣以現金支付,以致於使用信用卡、行動支付等交易方式難以普及化。

然而根據統計,在疫情風暴影響之下,約有六成的民眾為了減少接觸感染的機會,開始或增加使用非現金交易的頻率,由此可見,日本人對於非現金交易的接受度逐漸提升,進而感受到其方便性。另外,使用網路購物的頻率增加,也是提高使用非現金交易的主要因素之一。

結語

新冠肺炎疫情不僅影響了日本整體的經濟,也影響了整個社會體制,更意外加速了網路的運用及IT產業技術的發展。解除緊急事態宣言後,日本政府提出「新生活樣式」及「with coronavirus」等口號,開啟了日本人與新冠肺炎並肩共存的「新時代」,今後,新冠肺炎又將如何持續影響日本社會呢?讓我們繼續看下去吧。

本文資訊均以公開時為準。


玩樂

住宿

購物

搜尋餐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