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讀極樂淨土的密碼 ── 京都宇治.平等院鳳凰堂大剖析

位於京都宇治的平等院鳳凰堂,不僅是舉世聞名的世界遺產,連日圓十塊銅板到萬圓大鈔都看得到它的蹤影。而這座平安時代美學的顛峰,不僅是一座華麗的建築而已,它背後所蘊含的思想背景也十分深奧。

京都

日本文化

平等院鳳凰堂的誕生

平安時代後期,人們相信佛法衰滅的「末法時代」即將開始。

釋迦摩尼涅槃後一千五百年*,佛之正法將不復存於世間,世人再怎麼修行也無法悟道解脫,獲得救贖。日漸頻仍的戰亂與飢荒、疫病,更助長了這種這種如同末日論的恐慌蔓延。當時日本人流行的佛教也從追求現世利益的真言、天台等密教,轉變為寄託來世,追求臨終時能往生極樂的「淨土教」。而這種「厭離穢土,欣求淨土」的思想,竟孕育出了一座平安文化的美學結晶,那就是如今聞名於世的世界遺產 ── 平等院鳳凰堂。

*有多種說法

西元1052年,當時的日本人把這年看成末法時代的元年。不久前東北發生了豪族安倍氏據地坐大,擊敗朝廷軍隊的亂事,衍生出了長達12年的前九年後三年之役,為世人的不安更添一把火。在這個時節,貴族競相建造華麗的堂塔,製作一尊又一尊阿彌陀如來像*。而其中之最,就是關白藤原賴通,將其父藤原道長的宇治別邸改修而成的平等院。表面上像是在誇耀攝關家*藤原一族榮華的平等院,同時卻也是賴通在寄託對於世局混亂、權勢動搖,以及末世降臨的恐懼。

*阿彌陀如來為西方極樂世界教主,是淨土教與衍生宗派所信仰之本尊。
*攝關:代理未成年天皇執政者稱攝政,輔佐成年天皇者為關白,合稱攝關。此制度由藤原氏一家獨攬。

境內參觀

走進平等院的表門,沿著蜿蜒的小徑前行,這座池畔的紅色樓閣突然就從花木的後方現身。但走到它的正面,看見它如鳳凰展翼般的姿態, 才真正感受到它跨越千年時空的美感迫力。平安時代有一句話:「若對極樂淨土心有存疑,就去朝拜宇治御寺」,而這座「御寺」平等院鳳凰堂,正是以將極樂淨土具像化為概念而建造的。當古人信仰動搖,深怕自己萬劫不復時,若看到這副如同淨土降臨人間的景象,應該也會燃起信心吧。

構成鳳凰堂極樂景象不可缺少的要素,其一就是圍繞在它周圍的水池。平安時代流行的淨土式庭園,是以供奉阿彌陀如來的佛堂與水池為主體,以水劃分出現世與彼岸,並藉由水面映照出佛堂的搖曳倒影,來觀想那個此生還無法觸及的極樂世界。再發揮一下想像力,如果把立在堂前的石燈籠看成一支「梗」的話,水面的鳳凰堂倒影,是否神似一朵顛倒的蓮花?

除此之外,一邊繞行水池,一邊欣賞被水包圍的鳳凰堂,可以發現許多絕妙的觀景定點。不僅可觀察建築本體的不同角度,隨著位置的不同,庭園內的植樹與遠方的山巒也成為借景進入畫面。這座水池可說是平等院內畫龍點睛的絕妙配置。

由於極樂世界在西方,故鳳凰堂也是坐西朝東。在日出時,日光會藉由水面折射,把金箔佛像及堂內照得金光閃閃,瑞氣千條。到了黃昏時,鳳凰堂的身影在西沉的夕陽下逐漸變得黯淡模糊,則令人體會塵世間的美好無常易逝。

接下來看看鳳凰堂本身的奇特之處。乍看之下,這座建築以阿彌陀堂為中心延伸出左右的廊道,後方帶尾廊。中央主棟帶重簷,特別是第一重屋簷上還做出高欄,看似為兩層樓。但是只要進去就知道,堂內其實是挑高到屋頂的。

而翼廊更有趣了,若仔細觀察便可以發現,看似延伸出來的兩翼與主棟在結構上是分離的。更奇妙的是,儘管翼廊的二樓實際上做出了樓地板與內部空間,但是不僅沒有樓梯或通道能通往二樓,連空間比例上都無法讓人在裡面直立。至於兩端看似第三層的樓閣,當然也一樣純粹只有視覺功能,既不能登上也無法進出。

鳳凰堂並非單獨的例子。各地可見外觀高達三重、五重的佛塔,或者許多神社佛閣高聳的大殿或樓門,絕大部分都是沒有樓梯,無法攀登,空間也不足以容人。我們可以藉此發現,古代日本人對建築的觀念與現代人有極大的差異:所謂的裝飾不僅止於建築身上的某個部件,甚至建築大多數的構造都能夠是為了裝飾而搭建。偌大的量體,人類可利用的僅佔一小部分,其他都是為了「被看」而存在,可以說是模糊了藝術品與建築的界線。

走進堂內,金色的阿彌陀如來座像端坐在蓮花中,背後是蓮瓣形的光背,頭頂上被巨大的天蓋籠罩,光背不僅用金箔裝飾,還鑲嵌了螺鈿,而天蓋除了前述的相同裝飾以外,更包含了銅鏡。請再次想像一下,當這些豪華的裝置反射朝日的陽光時會有多耀眼。這尊國寶佛像由佛師定朝所造,定朝之名被記載於平安時代許多文獻典籍之中,享有盛名,但是目前能夠確定出自其本人之手的佛像,卻只有平等院的這一尊而已。

在堂內的牆面四周,還圍繞著52尊小巧的雲中菩薩像,手持樂器、法器,或者合十祈禱。牆上與門板或深或淺都依稀可見壁畫殘留的痕跡。以前在堂內的每一面牆與門扉都繪製著描述人們在臨終之際,阿彌陀如來與滿天菩薩前來迎接死者前往淨土的「九品來迎圖」。

如今看起來,鳳凰堂的內部就像我們對日本寺院的一般印象,木構的原色累積著時光的痕跡,『古樸而蒼健』,但如果知道這些壁畫、雲中菩薩,乃至於樑柱、斗拱......在當年剛建成時全都被塗上極為鮮豔炫麗,用「迷幻」來形容都不為過的誇張色彩,一定會讓許多人都驚呆了。

其實不僅是平等院鳳凰堂,其他許多平安乃至奈良時代的寺院、佛像,其實原本也具有這種強烈的配色,只是因為年代久遠而剝落了。但藉由化學反應的分析,並根據古代營造典籍的記載,得以模擬還原出當時的色彩。

下圖為2012年平等院大整修以前,斗拱上所殘留的古代色彩。

這座表現出平安王朝美術與工藝之極致的平等院鳳凰堂,帶給世人的震撼跨越了時空,也突破了文化的藩籬。例如美國建築巨匠法蘭克·洛伊·萊特(Frank Lloyd Wright),就深受鳳凰堂的啟蒙;另外在夏威夷歐胡島,當地人甚至複製了一座幾乎能以假亂真的「Byodo-In Temple」!

不過,現在的我們在讚嘆鳳凰堂時,可能很容易就忘了,它所呈現的淨土絕景,其實是死後的世界,本不屬於我們活著的這個穢土。看到彼世如此之美好,何必依戀充滿危懼與苦惱的今生,抗拒死亡?當時的人們是這樣確信的。這對生存條件優渥的現代人而言,大概是很難感同身受的吧!但信仰觀與生命觀對美學概念的形塑之鉅,從平等院鳳凰堂便可一窺了。

本文資訊均以公開時為準。

搜尋餐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