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文化】日本家庭餐桌风景——米饭之友

日本是一个非常喜欢米饭的民族,说是米饭的子民一点也不为过,热爱程度之高令外国人匪夷所思。比方说餐厅里常有双淀粉组合的拉面&饭、煎饺&饭等等。甚至连吃西餐牛排也得配饭。如此爱吃米饭的日本人,自然也准备了不少有趣的小菜来匹配。以下将介绍7种日本家庭餐桌上常见的米饭配料,喜欢的话不妨到超市找找,也把“米饭之友”放上餐桌一同品味享用吧!

日本全国

美食

 

※本文为外部作者所撰

拌饭料(ふりかけ furikake)

到日式料理店用餐时,是否会发现白饭上总是撒着咸咸甜甜的粉末呢?这个粉末日语叫做“ふりかけ(furikake)”。直译成中文意思是“撒上去”。又叫做拌饭料、拌饭素、饭素。拌饭料可是家家户户居家旅行必备的食品。

根据现存日本最古早的料理书《厨事类记》记载,早在镰仓幕府时期就有纪录日本人将鲑、鲣鱼抹上盐、晒成干,并削成薄片加在饭上(类似柴鱼片的概念)。而加工食品型态的拌饭料则是约在100年前的大正时代(1912~1926年)问世。因其皆用真正的食物加工而来,不仅营养价值相当高,口味更是千变万化。有鸡蛋、海苔、鲣鱼、鲑鱼、梅子等等。来日本逛超市时,不妨带一些有“米饭之友”之称的拌饭料试试看吧!

山药泥(とろろ tororo)

在中国喜欢把山药拿来炖排骨汤、鸡汤。在日本人们喜欢把山药磨成浓稠黏滑的汁液,有时加上出汁(高汤)、清酒、味醂、酱油、白味噌、鸡蛋的混合酱汁,再加上葱、青海苔一起食用。山药汁黏腻滑顺,包覆着粒粒分明的米饭,需咀嚼的米顿时变得易饮。这是静冈县颇具代表性的食物。

在江户时代(1603~1867年),山药泥以东海道丸子宿(现静冈县静冈市骏河区丸子,近东海道线安倍川车站)的乡土料理闻名。不仅游历各地的俳句大师“松尾芭蕉”曾将其美味写入其俳句里,浮世绘名家“歌川广重”也曾于作品中描绘那销售山药泥的茶屋。山药泥这样的口感也许不是所有人都能接受,不过笔者还是推荐大家一定要尝尝看哦。

纳豆(なっとう nattou)

纳豆或许是大部分外国人视为噩梦般的日本传统食物之一,浓烈的气味加上黏黏牵丝的样貌,总是不懂为什么日本人能这样津津有味。将纳豆加上日式淡酱油和芥末,搅拌至丝状物出现,放置于白饭上食用。也有人将纳豆和生鸡蛋、葱、萝卜、柴鱼等各种食材一起混合。在北海道、东北地方有时也将纳豆和砂糖混合。也有加上美乃滋的创意吃法。

根据藤原衡明的《新猿乐纪》记载,纳豆这个词约于11世纪的平安时代中期出现,是日本人真正理解纳豆做法,并有程序地制作生产的时期。然而纳豆大约在更早的史前绳纹时代至飞鸟时代(西元592~710年)就已被粗略地制作并食用。流传千古的纳豆文化,肯定有其存在的价值。

干酸梅(梅干し umeboshi)

在日本古代,梅本来是当作中药来治疗胃痛、寄生虫等。因其不仅能预防传染病、食物中毒,还能促进唾液分泌解渴,被视为是重要的战略物资之一。当时各方大名鼓励种植梅林,流传至今变为赏梅名地。例如:群马县的秋间梅林、长野县的信州伊那梅苑、德岛县的美乡之梅等。因为其丰富的价值加上易保存、价格便宜的特性,在二战期间广泛地被士兵们携带食用。

最令人印象深刻的就是昭和时代(1926~1989年)诞生的,代表日本国旗的日之丸便当。二战时日本倾尽国家之力动员战争,为了有效率地使用粮食,颁布了“兴亚奉公约”。其中便要求人民缩衣节食,还将日之丸便当变为孩童学生的标准配给品。为什么使用梅干配饭这个组合可是有科学根据的。除了梅子与大米便宜易产之外,梅子的碱性能够中和米饭的酸性。使米饭的热量更能有效地被人体吸收。因此是战时相当有代表性的食物。

有别于中国的蜜饯酸梅是日常生活中的小零食,日本的梅子大多会与便当或捏制成饭团一起食用,也有人搭配稀饭,因此通常比中国的梅子咸一些。最有名的莫过于和歌山县的纪州梅,使用的是最高级的南高梅。作为伴手礼送人的话可是相当气派的!

家常菜(惣菜 souzai)

惣菜,在中文里可翻为家常菜或小菜,其原本的意思是一般家庭即可制作日常料理,后来变成超市熟食区销售的菜色。在农业社会的日本时,各种醃菜、煮物、醃渍物、豆料理等多为家庭自行生产。工业化时代后,社会结构的改变使日本社会小家庭化、全职主妇减少,由超市、商店来销售的需求则增加。商业化的缘故,使菜色变得多样丰富,各种炸物、烤物、炒物等等料理相继出现。

在日本生活有个大家都知道的生活小乐趣,就是在晚上超市打烊前有的商品会打折。这些生鲜食品的惣菜通通都是打折对象。旅游至日本时不妨也去超市跟日本人挤挤,体验一下以廉宜价格品味美食的小幸福。

辛子明太子(からしめんたいこ karashi mentaiko)

“明太(명태、myeongtae、ミョンテ)”是韩语中鳕鱼的发音,由离朝鲜半岛釜山最近的北九州地区博多福冈一带传入。制作时多半加入些许辣椒醃渍,使其看起来为丹青似火,口味香辣带咸,成为了一种配饭的经典料理。韩国当地的做法与日本有些许不同,前者是将辣椒调料涂抹至鱼卵外表并放置,类似泡菜的做法。后者则是将整个鱼卵浸泡至辣椒醃汁里。配方及口味上只有一点点的差别,几乎一样。

由博多开始遍及全日本的明太子可是相当高级的商品,除了配饭外也常用于烧烤类的一种口味,另有浓浓和风的明太子意大利面及面包料理等。送礼自用两相宜,千万不要错过哦。

生鸡蛋(卵 tamago)

“卵かけご饭(生鸡蛋拌饭)”又称TKG(Tamago Kake Gohan),看似简单易懂的一道料理,吃法、口味却延伸出好几种。令日本人疯狂的程度甚至还特别发明了以酱油为基底,加入海带、柴鱼等的专用酱汁,还细分为“关东风”、“关西风”。粗略地说,关东风味的酱汁酱油为较为浓厚,关西风味的酱汁则是甘甜味较突出。

生食鸡蛋的卫生问题可能让许多外国人却步,不过只要选用符合厚生劳动省卫生标准的新鲜鸡蛋就不用担心太多。不亲口尝尝就不会理解这令日本人疯狂的美妙滋味。

如果你跟日本人一样爱吃米饭的话,来日本旅游时不妨试试这些为大家介绍的“米饭之友”吧!

本文提供信息均以公开时为准。

Weibo

搜寻餐厅